Thursday, 8 November 2012

我是風。


不曉得是不是就快離開了的緣故,最近總會想起很多過往,也會想製造更多可以讓以後回味的過往。我是個很害怕失去的人,也是個不甘寂寞的人。或許沒什麼存在感吧。我覺得我自己很像風,就是那種到哪裡開始一瞬間會被注意,之後就漸漸被遺忘的那樣子。風就是這樣吧,起風那一刻總讓人很 alert,但持續的風勢只會讓人漸漸習慣了,然後就會忘記了它的存在。

因為風是透明的,既看不到也摸不著,只能靠感覺,而我覺得我就快變成真的風了。等我離開了以後,就真的看不到也摸不著了吧。呃,我好像把自己形容得太玄太虛幻。好吧,我知道自己不屬於能夠久留的人,就不是屬於那種可以深交的吧。我指的不是不能夠交心,而是,不能夠持久。總覺得我自己很飄很飄,很不定,而我也很樂意這樣飄浮著。是因為還在尋找能夠棲身的地方吧,只是那地方一直都還沒有出現,所以我才沒辦法定下來,其實我也很無奈啊。

其實我也習慣了這樣的生活方式。到處結交朋友,這裡哈啦兩句,那裡鬼扯一堆,到頭來連自己說過什麼都不太記得。曾經遇到過有好一些想要更進一步深交的朋友,但就是不能再前進了,可能我溝通能力就僅足夠我跟人類泛泛之交吧。還是無奈,但其實我真的已經習慣了。

習慣當一陣風,其實也很不錯呀。
來的時候無聲無息,走的時候也很無聲無息。
就像徐志摩那樣,輕輕地走了正如輕輕地來,輕輕地招手,作別西邊的雲彩。
(:





1 comment:

  1. 哇。
    讀完了有種在讀自己的感覺。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