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31 December 2014

年末。

來到了2014年末。

我都忘了今年初設的 resolution 到底有哪一些,只記得對我來說最想實現的並沒有完成。
我的 CIMA 考終究還是落榜了。

我還記得去年的這一天,我在倫敦等待著倒數跨年,就在大笨鐘前啊。
今年跨年哪都不去,反正本來就沒有很喜歡人擠人。
只是沒有料到會淪落到一個人窩在房裡敲博文啊。

其實很想去吃大餐,好好慶祝。
不是想慶祝新年,只是想單純地慶祝 2014,cause it'd been a great year.
但我想我的晚餐應該會是下樓買泡麵就解決了。
因為找不到可以一起慶祝的人。

好吧,我承認我又任性了。
反正就這樣吧,2014.

Sunday, 7 December 2014

數學公式。

如果不開心的時候 -1,開心的時候 +3。
這樣的數學公式在三個月後會是正數還是負數?

好吧,今天開始算算好了。
三個月後結帳。


第一話:x = -1

Friday, 28 November 2014

十一月末。

還有三天,十一月就要宣告結束了。
考試在上週四結束了,我抱著平淡的心情只在考試前夕請了一天假來溫習,然後帶著平淡的心情上考場,再帶著平淡的心情從考場中走出來。沒有以往的緊張情緒,一絲都沒有。就連放榜的日期我也毫不在乎,這樣。就這樣,考試過了,悄悄地,平淡地。

這幾天被調職到別的部門去幫忙,因為該部門太缺人了,而我剛好得空。被派去做我完全沒有頭緒的 Due Diligence,聽起來很專業,但來到客戶這裡的第一天,我突然發覺自己懂的東西真的好少好有限。說是說念會計和金融畢業的,但我對那些 Financial statements 的知識真的不多。或許這次暫時的調職可以讓我進步一些些吧,其實多學一些東西也是不錯的。除了每天早上六點多就要起身,和晚上九點多才回到家之外,其實也沒什麼不好,這樣。

雨季的天氣很讓人摸不著頭緒。明明中午去吃飯的時候大太陽還高高掛在上空猛照射的,下午窗外就會突然暗下來,然後雷公頻頻作響,大雨接著就會傾盆而下,連續幾天了,都是如此。這幾天不小心感冒了,有微微發燒,鼻涕一直流不停外,喉嚨也快被我咳破了。還好明天就是周末了,我下定決心要睡到自然醒,彌補一下這幾天失去的睡眠,然後祈禱著病也會隨著睡眠的補充而有所好轉。

過去這一周的生活似乎沒什麼特別,異常平淡。或許下班回到家後都累了,匆匆吃過不像晚餐的晚餐後就又到了睡覺時間。我似乎開始習慣了等待每天都在加班的大頭,每天晚上在他家等到他回來,確保他有洗澡然後頭髮自然乾後,就又回到住處去睡覺。他的確是個十足十的工作狂,過去幾天明明病到五顏六色了還死硬派去上班,每天還加班到很夜,原本想說請病假,但都因為手頭上的事情沒辦法完成所以還是死硬派地去上班。我原本覺得有一點生氣,為什麼那麼大一個人了卻都還不會照顧自己,但之後也想通了反正他那麼大個人了,自己的健康自己會衡量,說太多也沒用,這樣。這幾天我們之間也沒有太有交流,說話的內容也僅止於工作上遇到的事。開始習慣了他每次承諾過卻沒有實踐的事情,也慢慢變得不去在意。他是有心還是無意地忘記自己答應過什麼,我也不想去探索了,因為無論答案是什麼都對我沒有,呃,好處。

好吧,反正承諾太沉重,就不要說承諾了。


今年的十一月貌似沒有過得太好,還好還有三天就結束了。希望十二月會把一切都扭轉過來吧,希望。

Monday, 3 November 2014

十一月初。

嗨,好久不見的秋分。

好幾次打開了部落格的頁面,對著一大片空白想寫些什麼,卻發現一個字都寫不出來。或許因為生活太過於平淡,或許因為太過於忙碌,但都是藉口。十一月了,二零一四就只剩下短短的兩個月。這是我開始工作的第六個月,跟蟹子在一起的第八個月。然後考了兩次都差那麼一點點沒過關的考試將在三個星期後展開,而我一點都還沒有準備。

有一點毫無頭緒,也想放棄考試了。但是一想到只剩下一張的專業考,倘若就這麼放棄的話似乎有一點太浪費太可惜了。於是硬著頭皮又再一次報考,雖然其實真的一點唸書的動力都沒有。再說,開始工作的上班族生活在回到家後還要面對充滿資訊的 case study 實在折磨啊。我想,我真的需要打起精神來作戰了,實在不想再浪費個一百鎊考試費了。好吧,我是該振作的。


至於工作。
算是慢慢上了軌道,畢竟都在這裡快半年了,說長不長,但卻也學了很多東西。我在這裡的五個月,被分派到的 engagements 都不一樣,有政府機構,金融機構,工程業等等。每一次做的 review cycle 也不一樣,接觸到很多新事物,而我也很努力地在學習。但我也知道跟其他同事比起來,自己的能力其實沒有太標青,所以自我進修是必需的。尤其英文方面啊,我發現語文在寫報告方面真的很重要,還有跟客戶和上司同事溝通的時候。怪就怪自己偏偏就進入了一個以英文為主要語言的部門啊。其實我也沒有要怪誰,但真的覺得自己有進步的需要,這樣。無論如何,想在這家公司和這個部門至少呆上兩年,讓自己在這兩年裡吸收更多資訊和知識,好好成為更專業的人。


關於情感。
跟蟹子邁入第八個月。感覺時間過得很快很快,但每次跟他在一起的時候又覺得我們好像已經在一起很久了,這樣。仍然有許多需要磨合的地方,他在學習遷就,我在學習接受,大家都在學習吧。他偶爾會察覺我的不高興,然後會問我是不是又不高興了。我多數會否認,一方面覺得自己的確需要在心態上改善,另一方面是覺得如果他明知道做些什麼會讓我不開心而他卻仍然去做,那即使讓他知道我是真的不高興的話又有什麼重點?我只是不想聽到無謂的道歉和解釋,如此而已。

大家其實還是很小心翼翼,屬於我們的那棵小幼苗,不曉得現在是不是有茁壯成長?


小插曲。
突然很想念以前跟 S 在半夜三更跑去吃雪糕的時光。那天突然覺得失落,傳了簡訊給 S,他說其實他也很想念那些說走就走的凌晨雪糕時刻啊。只是我們現在住的地方不太靠近,這樣的機會貌似不可能了。於是 S 說,不然就各自上傳一張吃雪糕的照片,感覺就像在一起吃啦。然後我趁超市打烊前去買了一杯 vanilla chocolate,然後在公寓裡的小公園把雪糕吃完了再上樓。吃完雪糕的那一刻,心情突然變得很好呢。

有時候其實我們並沒有發現,想念被其他東西給堆疊下去了,所以我們才覺得遺忘了,而其實想念仍然繼續。




十一月初,大概就這樣吧。

Thursday, 16 October 2014

羨慕。

原來儘管認為自己多不在意,
卻還是會羨慕啊。

羨慕很多很多。

Tuesday, 14 October 2014

巴歐巴。

原來我是一棵巴歐巴樹啊。
就像小王子擔心那個由巴歐巴種子所長出來的小灌木沒有被綿羊吃掉那樣,我開始害怕自己會佔據整顆星球,然後星球因此而爆裂。
可惡的是,我現在才發現。

所以巴歐巴都是自私的,一點都沒有錯。
然後是要將錯就錯嗎?






所以到頭來都只是巴歐巴,從未有過一刻是玫瑰啊。

Wednesday, 24 September 2014

秋分。

於是秋分的正午夜,室友把蛋糕上的蠟燭都點燃了,但吹蠟燭的不是我。
我跑去幫別人慶祝週年慶啦,還充當了攝影師。
這樣子的秋分開頭,還是頭一次,嘿。

雖然那一個由十二片不同的小蛋糕組成的大蛋糕裡的綠茶蛋糕我是真的很想吃一口啦。


大家都對蟹子怎麼幫我慶祝感到很好奇,我有些“受寵若驚”,因為就連不怎麼聯絡的朋友都問起。其實早知道他不是那種慶祝派,所以也沒有特別期待些什麼。
還是很感謝他在前幾天帶我去逛街,雖然都是他自己在買衣服;還有陪我看說好要一起看的電影,雖然整部電影看來就有點莫名其妙;再來是晚餐,雖然不是物超所值的那一種。哈哈哈。當然功不可沒的還有被收在後車廂的小驚喜 - 禮物和氣球,雖然禮物是我們在逛街的時候就被我猜到的那個。其實最應該感謝的是他的用心,明明就沒有慶祝的習慣,卻硬著頭皮‘策劃’這些。

所以,謝謝。 (:


今年生日沒有蛋糕,除了公司同事一起慶祝九月寶寶的那個藍莓芝士蛋糕以外。其實我不是那種很喜歡吃蛋糕的女生,但很享受對著蠟燭許願的時刻(因為很多願望需要被實現),還有我不切蛋糕。一直都沒有告訴人,我不喜歡切被我許過願的蛋糕,感覺像在切碎自己的願望。雖然沒有蛋糕,但那天還是偷偷許下了天下太平和家人都平安的願望。

套老爸一句話,地球還是照常旋轉啊,說得真好。其實漸漸長大以後的現在,實在不覺得生日有多特別。對於母親在二十四年前把我生下來,再用二十四年的時間把我撫養成人,我更覺得感恩。倘若真的要慶祝,就是慶祝父母親的付出吧。於是我下定決心往後都不過生日了,讓自己也讓身邊的人輕鬆一些吧,就。

只是很開心地在秋分這一天買了維他精請了同事們喝,很尷尬地把老闆的那一份不小心派掉了。所以當他走過來問我他的維他精在哪裡的時候我也只能不知所措地傻笑。大家都說生日應該是被請的那個,怎麼自己破費起來。我只是覺得,想把一丁點快樂分享給大家,就這麼簡單。

反正這世界本來就應該要多一點分享少一點計較啊。


然後毅然決定在秋分這一天住進新房子去。對於蟹子雖然還是很不捨,但我覺得是時候拋開依賴了。總覺得我在想捆著他的時候也不小心把我自己也給捆著了。我知道現在的我早把可以任性的權力敗給了現實,人長那麼大了,再任性只會凸顯自己的不夠成熟。

無論如何,感恩大家的祝福,面子書上的,口頭上的,傳簡訊的,通過電話的。
感恩此刻的我還在呼吸著,心仍跳動著,世界還在。真好。
(:



秋分快樂,我對大家說。





p/s:之前被我喊 cut 的 Project 365,如果我堅持的話,第三百六十五天其實就是秋分啊。

Monday, 15 September 2014

煙霾。

週日的午後因為一場及時雨所以比平常要更涼一些。煙霾也因此消散去了,我說的是窗外的。心裡的煙霾因為一通打回家的電話所以被堆積了厚厚的一層,散不開。

媽開始埋怨我們翅膀長硬了就忘了回家的路,每次也只有發生事情的時候想要抱怨的時候才會打電話回家。說我們總不回簡訊,說我們在外頭碰到佳節也不會打電話回家問候,說我們根本忘了孝順兩個字怎麼寫。我無言。我自認偶爾有時不時打電話回家,並非只有要抱怨的時候才想到家裡。我要是不記得回家的路,當初就會選擇留在英國而不是回到這裡。她的簡訊我總是一看到就回,從來都不拖延。

其實我知道她說的是姐姐和弟弟。只是剛好時間點上就遇到我打回家就被洗了一頓。我其實想反駁,但我並沒有那麼做。我知道媽也只是發洩,畢竟她是一個母親,當然有權利向兒女抒發情緒。但我真的並不認為我不孝順,要是不孝順,就不會趁她生日的時候拿假回家只為了慶祝,要是不孝順,就不會計劃着想幫她換一輛好一點的車,要是不孝順,就不會聽她一字一句的埋怨和責罵。只是原來兒女心中所想的孝順跟父母所想要的是不一樣的。我們覺得只要物質上給予他們的溫飽和享受那就夠了,其實遠遠不夠。他們要的,不過是陪伴。

小時候看到的廣告都說老人家最渴望的就是孩子陪伴在身邊,那時候不以為意,覺得自己不會如此殘忍。越發長大,卻把最重要的陪伴給忘了,而我們都漸漸走向對父母殘忍的路。只是,我其實真的有認真考慮過是要留在小島工作,或者就這樣生根在這城市,而最終我選擇了這城市。並不是我真的想離開家,而是,我不想常常在家然後增加跟媽吵架的機會。這個想法是在歐洲旅的時候浮現的,因為媽在短短兩週幾乎每一天都在無理取鬧地發我脾氣。那時候要不是有爸在旁邊 hold 著安慰著,我想我早就崩潰了。於是決定不留在家裡。

電話那頭傳來媽的哽咽,我也一直強忍著淚。然後爸接過電話,說他聽到了媽說的話。我想多說些什麼,但已經哭得沒辦法說話。他還安慰我說,有什麼事情回家再說,沒事了。然後他嘗試轉移話題說他剛吃了我上次回家買來放冰箱的冰淇淋,聽我繼續哭又繼續安慰我說沒事了。

蓋了電話之後又繼續哭了很久。我想起媽說我們從來不會關心她白頭髮是不是又多了,身體是不是又哪裡不舒服了。我告訴她我們看見她白頭發更多了自然不會當面跟她說,不說不代表沒有發現。我也告訴她這就是為什麼我真的一直在努力工作,為的就是可以讓她早點退休不用做得那麼辛苦。只是原來她渴望的都不是這樣的關心。我們努力,卻不是她想要的結果,而我們以為我們所做的是足夠的,到頭來不是不夠,只是努力的方向錯了。

現在的我覺得很為難。事業在現階段算是上了軌道,短期內我實在沒有打算回到小島去落地。但,到底還有什麼更兩全其美的辦法呢?

Tuesday, 19 August 2014

Try.

Colbie Caillat 的 Try 不懂被我重複了多少遍。很有情緒的旋律,很有意思的歌詞。

"So they like you, do they like you?"

於是我撐到現在,今天,這個時刻。然後我突然不曉得自己到底在撐著的是什麼,是為了什麼。今天同事在車上隨口問了我,對自己未來有什麼計劃,我突如其來地覺得迷失。跟前陣子的信誓坦坦形成對比。我看不到自己的未來,想像不到五到十年之內的自己會過得怎麼樣。當同事正在興致勃勃地分享他覺得以後自己要幹嘛的時候,那個憧憬的神情感覺好好,突然很羨慕他仍然有夢。而我的夢不曉得在什麼時候開始就悄悄地消逝了。

然後我發現自己對攝影的熱忱不再,對文字的喜歡也不如從前了。然後我剩下什麼?我不知道。

而我也放棄了一些自己原本非常執著的事情。原來放棄真的只需要一鼓作氣,把心一橫,做個決定就放手了,就這樣,沒有後續。雖然偶爾會覺得惋惜,但是,把沒有意義的執著給放下,其實也算是對自己的寬容吧。很多時候,我討厭自己為了做一件事情而繼續做一件事情,明明當初那份想堅持的感覺已經變質了卻依然堅持,繼續已經不具任何意義的時候,就應該停止了吧。於是,我停止了。算是這陣子我覺得自己做得比較對的一件事吧。

最近工作有點忙,一個 engagement 才剛結束,下一個就忙著要開始了。 Filing 也只有兩天的時間。然後又是個一直往辦公室外跑的時期,我又兩週沒進辦公室了,估計下週也不會進去,因為要北上出差,下個月才會回去啦。其實我也不曉得是好事還是壞事,我其實不介意往外跑,但沒有車每次要搭同事順風車的日子的確難捱。我在想自己還可以撐多久,然後撐不下去那一天會要跟老爸開口說我想買車。唉,那我的計劃不是泡湯了? ):


You don't have to try so hard, you don't have to give it all away
You just have to get up, get up, get up, get up
You don't have to change a single thing


接下來又是個充滿未知數的挑戰,我需要正能量來釋放更多戰鬥力。依然要繼續成為死撐派,就撐下去吧。

Saturday, 9 August 2014

少一點任性,多一點堅持。

窗外的天空漸漸轉暗,天氣漸漸轉涼。
下午那把我曬得灼熱的大太陽貌似正在準備收工的心情,餘輝變得溫暖。

最近‘撐不下去’這感覺似乎越來越強烈,也越來越常浮現,儘管我很努力地在壓抑。每次都必須故作鎮定地閉上眼睛,然後催眠似地告訴自己,就快結束了,就差一下下了。這樣。很可以深刻地體會到,看似簡單,但堅持很難,沒辦法想像的艱難。

我覺得我快要爆炸。

很多疑問很想理清,卻顯得幼稚。我試過打比方,為每個疑問設上假設,結果沒有一個我聯想得到的畫面可以成功說服我讓我心安。所以事情沒有搞清楚以前又常自己在一邊鑽牛角尖地想,想不透又失落,失落了又難過,難過了又沒辦法控制地流眼淚。而我痛恨流眼淚,十分痛恨。

):

好討厭如此不可理喻的自己。


我想,我的確需要少一點任性,多一點堅持。
所以再撐一下下吧,田佳琪。

Thursday, 31 July 2014

最親愛的蟹子。

我怕習慣相處,然後開始依賴,當對方不在身邊的時候就會加倍地想念。

壹、
【過馬路咯。】然後大頭蟹把我的手牽了過去。
那是他第一次牽我的手耶。
5月19,然後我們去吃了 BRJ 的椰漿飯。


貳、
我們第一次看的電影是【Captain America: The Winter Soldier】,在 One-U 的 GSC。
第二次看電影是【Bad Neighbors】,那是520的電影,在 Wangsa Walk。
第三次還是在 Wangsa Walk,看的是【Edge of Tomorrow】。


叁、
六月二日晚。

『睡覺。』你輕輕往我的臉頰一親。
那一晚,我在你的右邊,甜甜地睡去。


肆、
六月三日。

我喜歡你抱著我入睡。
我喜歡你抱著我賴床。

【餵,你偷親我。】你調皮地在我唇上印上一記。
那是你第一次吻我。

我喜歡聽見你時快時慢的心跳。
我喜歡聽著你有規律的呼吸。
我喜歡聽你時而清楚時而含糊地說著夢話。
我喜歡聽見你一入睡就出現的打呼聲。

我喜歡,不,我愛你。

Tuesday, 29 July 2014

2014-07-29: 陰·雨

我已經分不清窗外的天空是陰是晴,厚重的煙霾遮掩過一切,無從分曉。

今早的床被我賴了好久,才願意抽身爬起來。刷牙洗臉,習慣性地走到陽台。沒有清新的空氣,渾濁的煙焦味籠罩著這城市,一片死灰。客廳空蕩蕩的,我在空蕩之中徘徊許久,自討沒趣,回到房裡。

假日的最後一天,我突然想起未完成的要給上司過目的報告。打開筆電打開電郵箱,同事說報告不急,週四再發給她也沒關系。然後報告就被我又擱一旁,繼續毫無目的地掛網。泡了杯咖啡當早餐,一邊吃著舅母帶過來的豆沙餅,聽了一些很久沒聽的歌,再看看面子書上朋友上載的近況和照片。也碰了碰久違的吉他,跟小黑感覺生疏了好多好多啊,我要努力讓左手指尖長繭,拉回跟小黑的關係。

然後沒來由地想念起蟹子,雖然他明明幾個小時前才離開。這陣子常常這樣。可能察覺到我不開心吧,他開始檢討自己外出的時間是不是太多了。我其實也有在思考,是不是其實我要的開始變多了?我當然知道在一起不表示我可以霸占他所有的時間,多虧了該死的佔有欲。我也不希望他改變原本的生活方式,更不希望他會覺得被我束縛。我還在學習,我需要時間適應。只是這陣子真的需要少一點任性,多一點堅持。

大家都在學習中吧。

我聞到雨的味道。屋外來了一場及時雨,希望雨過之後這城市會被洗淨。下吧,把煙霾都吹散去。

#309


如果出國旅行太過奢侈,那我選擇看世界的另一種方式。

第六十五遍。

選擇性地重複播放著同一首歌,同樣的旋律在耳邊一直纏繞。
第六十五遍,你還是沒有出現。


《最幸福的事》- 梁文音


你撐著雨傘 接我那次
已經足夠我 記得一輩子
我懂後來你 不是不堅持
愛情本來就 沒萬無一失

淚水離開了 你的手指
那不如讓它 留在這信紙
我想女孩子 最貼心的是
讓愛的人選 結束的方式

我最幸福的事 當過你的天使
趁鼻酸能掩飾 讓我們像當時 擁抱最後一次
最幸福的事 吹蠟燭時你總為我許願的手勢
為摯愛的人 在左邊心口保留位置 是最幸福的事

可惜愛不是 童話故事
不能夠永遠 依賴著王子
再難過其實 只剩兩個字
我怎麼忍心 為難你解釋

我最幸福的事 當過你的天使
趁鼻酸能掩飾 讓我們像當時 擁抱最後一次
最幸福的事 吹蠟燭時你總為我許願的手勢
為摯愛的人 在左邊心口保留位置 是最幸福的事

那一陣子有你 美得不像現實
多高興每一幕都微笑著靜止

我最幸福的事 牽著你的日子
一段愛從開始 即使分開我們 都對彼此誠實
最幸福的事 對那片海用力大喊永遠的樣子
想得起那時 那天和你傻笑著認識
是最幸福的事


Saturday, 26 July 2014

靨。

筆電熒幕右下角的時間顯示著八點三十六分。
早啊,雖然我還沒睡。
準確來說,應該是睡了醒了之後就再也睡不著了,在凌晨三點半之後。
翻來覆去了很久,之後決定起身。

客廳沙發上,回顧。
鏡頭出現你的側臉。然後盡是背叛的畫面。
一切是那麼真實,我不敢繼續想像。
然後我不留餘地地轉身離開,一個解釋的機會都不想留給你。
怎麼可以那麼可怕。
我看見從你瞳孔反射出來的謊。
我驚慌。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說不出來的陌生感。

然後我停止回想。
回到房裡,看著你熟睡的臉。
哪一天?我們會走到多久後的那一天?
而你會不會在哪一天突然掉頭就走。就像那天一樣頭也不回。

我第一次有想跟一個人過一輩子的想法。
但一輩子很遠,遠得讓我覺得不安。
或許太在意了,所以開始想很多。
而我討厭這樣,也害怕這樣。

Thursday, 24 July 2014

#304


給自己一個微笑,給世界一個微笑。

又是美好的一天。

Saturday, 19 July 2014

一杯咖啡的時間。


回來四個月以後,終於有機會跟我愛你公主好好坐下來品一品咖啡,聚一聚,聊一聊。

趁閒著便相約出來喝一杯咖啡,午餐選擇了經濟實惠的‘紅燈角’。我依舊點了客家面,阿姨還是很貼心地記得我不吃炸蔥和豬肉丸,於是用腐皮來代替。很搞笑的是,阿姨說她前兩天才向一個朋友問起我,問我是不是在這裡附近打工怎麼都不見我,朋友回答我已經不住這一帶了,這樣。阿姨還趁機透露說覺得朋友變胖很多,哈哈。然後補上染了一頭金發的他依然帥氣,太客氣了,哈哈哈哈哈哈。

我只是無奈地陪笑,然後說我跟那朋友其實也好久都沒有聯絡啦,這樣。

阿姨乍舌,看得出她有一點意外,畢竟以前的我們常常一起吃午餐,所以阿姨一定覺得我們是很好的朋友吧。其實我也突然覺得很意外。原本很熟悉的兩個人怎麼就這樣變成了再普通不過的路人甲和乙。時間的魔力總是如此驚人,一個不小心就會把現況給改變。但其實生活總是這樣的吧,來來往往的人群,有人逗留有人離開。曾經很要好,也曾經很感謝有他的存在,只是必須承認,我們或許真的沒有當好朋友的緣分吧。

於是現在各自精彩。

然後選了一家咖啡館跟 Jet 坐了一下午,也聊了一下午。少不了互相 update 一下近況,還有聊未來。大家都對未來很有憧憬,很好。看著身邊的朋友,來來去去,分分合合,也很有感觸。或許兩年後,要跟她像今天這樣坐在咖啡館裡喝咖啡聊天會是很困難的事情了吧,然後我們又感慨了。現在的大家都各自幸福,這樣真好。我想起幾年前單身的我們都會嚮往談戀愛的生活,目前我們都是幸福的,真好。(:

也聊起蟹子什麼都好,就是不唱歌。Jet 殺出的一句“那個時候沒有考慮好的咩?”有讓我措手不及,讓我覺得我好像真的很衝動。好啦,並沒有很很恨很慎重考慮是真的,那個時候就覺得反正感覺對了覺得適合了就試試吧,這樣。以前聊起擇偶條件的時候,我記得我很強調我的男朋友一定要唱歌,不需要很會唱,但就是要喜歡唱。結果的結果,蟹子什麼都可以妥協,偏偏這回事不行。他說過他什麼事情都可以遷就去做,如果硬要說有什麼真的不喜歡的,就是唱歌了。所以其實 Jet 的錯愕是情有可原的,畢竟我曾經如此強調和執著。我想起上週跟 Chris 小聚的時候提起,他也給我相同的反應。哈哈,是有一點無奈和遺憾啦,但我總不能無理取鬧地逼著他做他真的不喜歡的事情。所以...就這樣吧。

於是更深刻體會到這世界真的沒有什麼事情是十全十美的,呵。

就,先這樣吧。[:

#299


Dear big head,
Thanks for coming to this world 24 years ago. Once again, happy birthday. (:

大頭蟹子,
感謝你來到這世界,感謝你遇見我。生日很快樂呀。 (:

Wednesday, 16 July 2014

一路向東。

那天跟著大頭一路往東駛去,回到他在關丹的家鄉。
那是我長那麼大第一次踏足東海岸。

睡不到六個小時就被大頭挖起來,說要去看日出。
聽說關丹沒有什麼,就是日出很漂亮。
然後我們頂著睡眼惺忪就到了海邊。

可惜的是那天的雲層太厚,所以太陽浮出海岸線的畫面並沒有出現。
但其實景觀還不錯,可能我天生就很愛海邊的關係吧,所以即使沒有日出我也覺得很漂亮。(:





日出沒有等著,天就亮了。











日出,就只好留給下次了。

Saturday, 12 July 2014

#292


幸福的是有喜歡的人陪著喝喜歡的咖灰。 (:

#291


有時候難過的時候,只要安安靜靜地過一陣子就會好了。安慰的話不必多,只要陪伴就好了。(:

Friday, 11 July 2014

忙裡偷閒。

在顧客這裡工作到一半就突然間很想要寫些什麼。
於是乎,手頭上的工作一撇(不良示範,請勿學習),就上來了。

昨天拿了成績,結果又被當掉了,該死的一分啊,就一分就可以過了。
但就是沒過。
你問我心情嘛,看到成績的那一瞬間的確有想大哭的衝動。
如果那個時候不是在工作中,早就放聲大哭了,但畢竟同事都有在,我其實也不好意思哭啦。
之後其實心情就慢慢平復了反正也是第二次沒過關了,有一點適應了。
雖然還是很難過,因為我真的以為我可以過關的。
):

最近的天氣反复無常,報紙之前說的熱浪其實並沒有來襲。
這城市這幾天都在下雨,於是我被迫去買了一把雨傘。
很不喜歡雨傘但必須,尤其是早上要上班的時候如果遇上下雨天淋濕了就完蛋了。

工作開始變忙了,也開始變得有趣。
貌似整個七月都不會回到公司,因為都要來 client 這裡。
也好。



Thursday, 10 July 2014

#289


這一列時空列車又將會把我們送到什麽樣的未來去?
其中有人中途加入,有人離開了。
有人一路陪著我們直到時間的盡頭,有人轉站搭上另一趟車。

然後幾經悲歡離合,然後一路往未知駛去。

Monday, 7 July 2014

#287


聽說魚的記憶只有短短的三秒,轉個圈,又是個新世界。(:

Sunday, 6 July 2014

#286


如果我想一直靜靜地坐著凝視這世界的盡頭,
你,願不願意陪我?

Saturday, 5 July 2014

#285


幸運的是,我的世界,你在裏面。(:

Wednesday, 2 July 2014

打招呼。

原來我從部落格消失了一個月。

Project 365 其實還是很規律地照常進行中,只是這一個月都沒有把照片放上來部落格。理由是,工作回到家之後根本連電腦都懶得開了,這樣。是的,經過幾番面試之後,現在的我已經回到這個不陌生的城市邁入了朝九晚五的上班族生活。我必須承認自己的確幸運,因為得到的是一份理想的工作,雖稱不上是夢寐以求,但是現階段自己挺想嘗試的領域,也跟我目前所 pursue 的 CIMA 息息相關。

工作一個月下來,跟同事相處得還算不錯,剛完成的第一份 project 也算是做的還不錯,上司說的,哈哈。我只是比較幸運,第一份接手的 project 基本上沒有什麼 issue,client 算是很合作地有把該做的程序都做足,於是其實沒有太大的問題。我還蠻慶幸同事上司們都還蠻好相處的,目前為止都沒有遇到那種兇巴巴的人,希望就這樣延續下去。

最近工作不算忙,剛結束一個 review cycle,在等著兩個禮拜後的下一個。每天在辦公室裡讀一些 Manual,過去的 reports,不然就看看上司有沒有什麼需要我做的。大家都在各忙各的,相比之下的我看起來很清閒。所以我現在竟然有閒情在寫部落格。


×××


然後跟大頭蟹也相處了一個月。只是他最近工作都比較忙,常常加班到很晚,回到家都已經接近睡覺時間了。最近週末更是必須回公司上班,所以相處的時間其實並沒有很多。他偶爾會內疚說陪我的時間太少,但我其實覺得還好,現階段的打工仔如果不以事業為重,那他其實也沒有太可靠吧?只是孤單的感覺偶爾還是會有的,不過是小事啦。等到八月多他 peak 忙完了之後,應該就輪到我 peak 了,哈。

所以跟大頭蟹走過了三個月,沒有太大的心情落差和高低起伏,撇開一些小插曲不說的話,還算是平平穩穩的三個月。其實我由衷地感謝那小插曲,不是他們的話,我應該很難才會聽到大頭蟹老早就應該對我說的話。有些話很簡短很簡單,但聽起來就是很踏實很感動。

其實我們都在小心翼翼。


×××


然後2014的前半段就這樣飛逝過去了,而下半年也用著一光年的速度在前進。

目前為止總算停止了對英國的狂想,慢慢調試過來了,儘管想念,但沒有那麼強烈了,雖然偶爾還是很痴心妄想地夢到自己回到大英帝國的土地上,哈哈。有一點對未來的迷惘,當然還有憧憬,尤其在事業剛起步的現階段,我真心喜歡這份工作,就一個月的打工仔來說,這樣快下定論感覺有點膚淺。但我想說的是,路是我自己選的,沒有人逼。所以呢,我真心想要調整好自己的心態,一路堅持地走下去。

希望會順心啦。




好唄,各位,七月了。七月快樂。
(:

Monday, 30 June 2014

#280


生命總是趁人一不註意就悄悄溜去。有些人你想緊握的時候就好好握著,生命太脆弱,你永遠不會知道坐在沙發上等你回家的人還會等多久,還可以等多久。

就,好好握著吧。

Friday, 27 June 2014

#277


The way working adults celebrate their Friday night! And we say cheerssssssssss! ((:

Wednesday, 25 June 2014

#275


就像整片天空一直默默地陪伴夕陽般。

感謝你們今天的陪伴,不管屬於巧合與否,上班途中,工作中,下班回家的路上,還有晚餐,都感謝你們今天的陪伴。(:

Thursday, 12 June 2014

#262


認真工作的女人最美麗。 The moment when your whole department left only you working for overtime.

Tuesday, 10 June 2014

Monday, 9 June 2014

By the seaside.

入夜的海邊。
晚飯後女孩挽著男孩的手走到海邊去,想吹吹風。
看到掛在大樹的鞦韆,女孩開心地囔著要玩。
於是一屁股坐了上去,男孩淘氣地把女孩連同鞦韆一起轉。
女孩傻裡傻氣地不停尖叫,男孩才停止轉動。

然後他溫柔地推著她的背,讓她伴著海風盪著鞦韆。

女孩仰望著夜幕,孩子氣地指著滿天星空吵著要男孩看。
他說下次要帶女孩到家鄉去看海。
那裡一樣有繁星,鞦韆,還有漂亮的沙灘,男孩說。

雪白沙灘上有他們被街燈拉得很長的影子。
他推著,她盪著。

那是幸福的畫面。

Friday, 30 May 2014

#249


Hi, fountain. Long time no see. 水舞湖蹈,就盡情地跳吧。

Thursday, 29 May 2014

Wednesday, 28 May 2014

#247


那團白雲背後的藍天,那片水面之下的世界。

Tuesday, 27 May 2014

#246


友情飲水飽。
I'm truly appreciate to have you in my life, dear!

我們都要幸福,好嗎?

Monday, 26 May 2014

#245


有時候重複某件事情到上癮純粹只是另一種想念的方式。

當你不在身邊的時候,
我習慣做你也會做的事情,
想像我們在做著同一件事。
就好像你就在身邊一樣。

Sunday, 25 May 2014

#244


而你就像這些大樹的枝椏般,盤根交錯,在我心裡。

Saturday, 24 May 2014

#243


如果我說我要存錢買一隻大熊,會不會太奢侈?

Butiseriouslywantahugebearsobadly.

Friday, 23 May 2014

#242


K哩啡 x 配角戲。
多希望能與你有一秒專屬的劇情。

Thursday, 22 May 2014

#241


我想要的只是一個擁抱而已。

Wednesday, 21 May 2014

Tuesday, 20 May 2014

#239


無論哪一國的語言可以更甜蜜地詮釋“我愛你”,都不及你溫柔的體貼來得貼切。

親愛的,520快樂。(:

Monday, 19 May 2014

#238


想托風兒差一封信,寄給遠方的你。

Sunday, 18 May 2014

#237


熊寶寶的沉默,難過也不會說。

Friday, 16 May 2014

#235


午後一縷光,陰天的溫暖。

Thursday, 15 May 2014

#234


He has the courage to pursue his dream while I'm still searching mine.
He is brave enough to do what he likes when I'm hiding myself in my comfort zone like a retarded child.

Tuesday, 13 May 2014

#233


嚮往騎單車的日子,我可不可以從現實中逃離?偶爾憧憬著浪漫?

#232


雖然我嚮往平淡,但還是會對煙火的璀璨憧憬。
如果生活欠缺火花,那要到哪裡去找尋?

Monday, 12 May 2014

#231


我想收集每一躲打在海岸上的浪花,用屬於我的一片沙灘。
而你知道,我想要的其實只是你留給我的漣漪激動,僅此而已。

Sunday, 11 May 2014

#230


還記得那一天是我第一次親眼看到蒸汽火車的啟動,好像也是該火車最後一次啟動了,據說是保養期限到啦。

處於卡在現狀不上不下的尷尬狀態,我是在想拎起更多的勇敢然後去闖。

Saturday, 10 May 2014

#229


偶爾會有隱居綠色之中的念頭。
地球之美,怎叫人不傾心呢?

Friday, 9 May 2014

#228


Proud to grown up in a small village, proud to be a kampung girl.
It shapes who i am now. (;

Thursday, 8 May 2014

#227


每晚最開心就是可以抱著 Brummy 入睡,
然後夢到它幫我打噩夢裡的怪獸。

Wednesday, 7 May 2014

#226


當應該跳舞的舞者不再跳舞。

Tuesday, 6 May 2014

#225


總覺得被旅行中的人放在心上是一件很感動的事。

記得有個人在收到我從韓國帶回來寫滿心情故事的明信片時說,旅者的故事就是最好的手信了。於是我常不吝於跟別人分享我的旅途,嘿。(:

Monday, 5 May 2014

五月五碎碎念。

開始對閒得有些過頭的生活感到無聊。
於是開始撬東西出來做。

今天友涵的臨時邀約,一口就答應了他回去 KL 前要去喝茶。其實還蠻感動的,至少他還會主動想起跟我很久沒見了然後約我出門。於是好開心地跟友涵和勇智在小學旁的巴剎喝著咖啡冰很愉快地聊了一個下午。

我跟勇智從小一開始就同班,跟友涵從小二開始被編在同一個班級裡,所以我們都是認識了十六、七年的朋友。呃,貌似跟他們從小就一起上同一所幼稚園,但基於幼稚園那時候還太小,根本不曉得什麼叫朋友,所以就甭算啦,就至少認識了十六、七年吧。

那種跟同一個 Kampung 長大的朋友聊天時光很爽。尤其那些朋友是父母親也懂的,朋友之間的父母也相互懂的,重點是面對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你根本不需要太顧形象太過虛偽或做作。而且你會有機會虧他們小時候的糗事,然後被虧,尤其是在那種很熟悉的環境裡大大聲講。

然後你們一起分享長大的過程(雖然有些人(勇智)壓根兒跟小時候沒兩樣,貌似永遠長不大),然後再聊對未來的憧憬。那種即使再久沒有見面聚在一起卻不會有任何尷尬氣氛的朋友我超級十分無敵非常珍惜,所以其實十六七年的根基打底有穩到耶。而我們都有想去新加坡的念頭,希望那時候大家真的都朝夢想前進了吧。

一個是未來的室內設計師,一個是未來的會計師,一個是未來的空少,我們走著瞧唄,呵。


然後今天下了一場滂沱大雨,我坐在車裡很想下車好好被它淋一場。上帝似乎知道我的心意,到家的時候那雨依然該死地下很大,停好車走回家的確有被狠狠地淋了一下...其實很...爽!

我想起以前上學的時候總會不時就得淋雨,尤其執勤的時候。然後很犯賤地喜歡耍酷自以為是地走在雨中,結果回家才猛抽鼻涕。不過現在回想起來還是覺得很爽,所以我從來就沒有帶雨傘的好習慣,嘿。

只是,我實在害怕打雷,與其說害怕,不如說討厭。嗯,我討厭打雷。

今天五月五·。爺爺離開我們已經有七年了,不知道他現在好不好,他好久好久都沒有來到我的夢裡報到了。

#224


我需要足夠的氧氣讓夢想升空,阿誰要贊助我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