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6 March 2017

發牢騷。


送上武漢東湖梅園的一剪梅。

在上週剛從湖北武漢回來。
都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貳零壹柒已經過了十二分之二。
我感覺我的感官都已經退化了,趕不上時間的步伐。

自從七個月前換了新工作,每從一個地方回來,就又過去了一個月。
在家裡逗留個三五天,又往下一個地點出發去。
一去,又是一個月。
周而復始。

壓力隨著老闆越來越多無理取鬧的要求,越漲越大。
還好一個月就見老闆這麼幾天,要不然我可能早就人間蒸發了。
每每到了老闆到達的那一天,直到老闆離開,心跳就會不由自主地加速跳動。
精神緊繃,明明時刻提醒自己要緩下來,卻無法。

上一個項目終於控制不住,直接就在老闆面前掉淚了。
我以為抗壓能力是會隨著年齡的增長而變得更強大。
看來是相反的。

我自認並非草莓族,以前也不曾有過因為工作壓力太大而失控的案例。
或許,這一份工作不太適合自己吧,我想。
看著所謂的加薪,百分之四,整數還不到馬幣兩百塊。
我除了無語,還是無語。
如此更找不到工作的動力了。

所謂的夢想,漸漸已經變了形。
搞得迷迷茫茫的我,不曉得是該繼續前進,還是喊停。

Anyway, 因為壓力,我的體重下降了一點五到兩公斤左右。
這應該是比較可以讓人開心的事情了(什麼道理?)。


=========================================

External Hardisk 無端端宣告死亡。
我四年多存在裡邊的回憶,記憶,一瞬間化為烏有。
英國留學,歐洲旅行加上中國出差的照片全部都沒了。
朋友問:『你沒有 back up?』
我說:【那已經是我的 back up 了。】
看來這世界上果然沒有什麼是保險的,永恆的。

雖然無奈,但又能怎樣呢?


==========================================

心情無比鬱悶。
明天又要飛了,還是八點的早機。

幹。

Tuesday, 24 January 2017

寫在南昌。


南昌像一個在媽媽懷裏睡著的寶寶,是一個給人感覺不喧嘩的城市。

每每人家問起這城市有哪些特別的地方或景點,我都只能搖頭說沒有。
南昌的確不怎麽特別。
她沒有幾乎每個中國城市都該有的古城老街,也沒有哪些標誌性的摩登地區,沒有山明水秀,也沒有大城市的發達。

唯一的地標便是那座落在贛江邊的被擴建不少的騰王閣,還有那稍微有一點象征性的八一紀念廣場。
然後就是南昌人特有的大嗓子,配上那咋聽之下像在吵架的南昌話,也算是南昌特色了。

如果硬要說南昌有什麽好,那就是空氣還不錯了,呵。
照片是在散步在贛江邊的時候拍的,讓人有一種美國電影裏在沙漠中突然出現的海市蜃樓的錯覺。

Monday, 19 December 2016

炎熱的十二月夜晚。

今天是今年在馬來西亞的最後第三個晚上。
然後就要在明年才會回到這國度這城市。
大馬的十二月有點熱,還沒來得及從桂林冬天的天氣調回來呢。

現在人在星巴克,不是因為喜歡這裡。
而是搬了家之後,蟹子的小房間總是讓人昏昏欲睡。
我想是因為空氣不流通的關係吧。

而這兩天雪隆一帶在治水。
我想,我這一次回來得不是時候。

於是陪著必須要在今晚交上報告的蟹子來到兩公里外的星巴克。
埋首苦幹,遠離床鋪的誘惑。

覺得今年時間過得飛快,換了工作後這樣的感覺更是強烈。
每次出差回來,就又過了一個月。
去了五個不同的城市,五個月這樣就過去了。
接下來就是第六個,然後迎來新的一年。

工作嘛,還在適應當中,還在琢磨老闆要什麼。
我每次都覺得自己應該要做得更好的。
就快半年了,再沒有任何理由和藉口。
好吧,我會努力的。

壓力翻倍。
但我知道自己必須撐下去。
路是自己選擇的,再怎麼樣都得走下去。
反正咬一咬牙,就會過去了。

迫不及待想要馬上奔向貳零壹柒。
想把所有忙碌和不愉快都留在貳零壹陸。
然後逃之夭夭。

Sunday, 23 October 2016

淡水。


那一天,我人在淡水,看著那夕陽的光輝,心里特別安靜。
而,在安靜之於,想念卻放肆地在一頭狂撒野。

親愛的,我們一定要一次去一次淡水,
坐在金色水岸的河堤交心,
漫步到漁人碼頭吹風,
一起吃不好吃的霜淇淋,
在綠蓋館喝一杯鋪上一層咸咸奶酪的綠蓋,
晚餐有一起排著吃很多人的阿給,
騎腳踏車看夕陽......

一定要一起去一次哦。



記 · 2016-10-15
如果說要在日出與落日之中做出選擇,那我會選日落。
比起在朝陽中燃起一天的活力蓬勃,我更向往被日落沈澱的平靜。
謝謝老天今天很給面子的彩虹,還有無敵漂亮的夕陽。
我會記得不好吃的巨無霸霜淇淋,還有還不錯喝的綠蓋。

而我是真心喜歡淡水。

Saturday, 30 July 2016

親愛的,我好想你。


『想念你變成一種習慣了』
【是變成一種日常】


香港的燈光再璀璨,都不及你的笑容來得溫暖。
飯店裡的雙人床再怎麼寬敞,枕頭再怎麼柔軟,都不及跟你窩在一張單人床的舒適。
自助餐再怎麼豪華精緻,都還是喜歡跟你一起打包樓下的雞飯回家窩在電腦前邊看戲邊吃。

再沒有醒來有你在身邊的早晨。
然後工作壓力了回到房裡沒辦法抱抱你,所以充不了電。
再沒有一起煩惱討論晚餐到底要吃什麼。
講電話,透過視頻成了幾乎每天必然的動作。
想念,儼然變成了一種日常。


天曉得我有多畏懼這樣的習慣或日常。


親愛的,我好想你。

Thursday, 7 July 2016

Farewell.


選在這時間點離職其實也算是別有用心的決定。
畢竟在佳節時刻,友族們會提早拿假,其他同事們也會搭上連假而請假。
辦公室裡,就會少了很多很多人。
我的部門原本有將近四十人,出現在辦公室的,不過照片中的十多位。

就是要這樣,離別才不會那麼感傷。

感謝這兩年來,你妳你妳你的幫助,提拔,教導和分享。
感謝那些和我成為朋友的你們,讓我們之間不僅只是“同事”而已。
那些一起工作過的上司們,謝謝你們的孜孜不倦。
那些加班加到媽媽都不認得的夜晚,磨練成現在刻苦耐勞的自己。
那些一起工作過的,一起偷偷埋怨過上司的同事朋友,謝謝你們願意接收我的無聊冷笑話還有一大堆牢騷。
我會記得那些一起散發負能量,再一起收集正能量打拼的日子。

說不會捨得是騙人的。
Anyway,天下無不散的筵席。
到了該說再見的時候,還是得好好道別。

我準備下台了。
請還留在台上的你們,好好繼續發光努力吧。

一鞠躬。

Wednesday, 29 June 2016

六月末。

時間依然以光年的時速前進。

來到六月的倒數第二天了,貳零壹陸就要正式邁入下半段了。
可我卻什麼都還沒來得及做。
今年初說的要考上專業考,多看書,進步英文,玩吉他,等等等等。
沒有一項是完成的。
啊,除了『一個月最少回家一次』的這項。

倒數離職中。
如果撇開今天不算,我就只剩下五個工作日,再扣除上司給我的兩天 timeoff,剩三天。
然後就要正式跟堪稱五大的稽查行告別。

現階段呢,上司也不太敢再給我什麼工作。
畢竟 handover 是很麻煩的事情。
我基本上就是在 wrap up 我之前所在做工作,要漂漂亮亮地交上去。
在確保一切都 on track 之時,是有點無所事事的。
也苦了我好久好久啊。
剛才跟同事們聊起的時候,才赫然發現,我們在現在這個客戶這裡已經第八週了。
我們花了兩個月在這裡混呢。

Well,我很壞。
我現在在等下班,還有兩小時。
讓我利用這兩小時好好想想,我晚餐要吃什麼唄,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