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9 November 2012

爽就寫。


於是距離需要裝忙的日子只剩下一天了。

把手頭上的工作都清空了,讓同事有什麼不明白不懂的問題提出來,要問的就趕快問,否則以後就真的沒機會啦。不過我想該交代的都已經交代得七七八八了吧,將要負責我的工作的同事只慢我一個月加入公司,對工作範圍都應該要瞭如指掌的。我很樂觀,但上司卻覺得這下可糟糕了。反正,我就是管不著也幫不了啦。

最後幾個在辦公室裡的日子,我樂得清閒呀,每天上班時間都在找部落格看。最近無意間在中文部落格祭的網站發現了一個很特別的部落格介紹,作者說如果要說自己哪裡特別,那就是他是去年部落格祭得住阿涵的男朋友。於是就這樣發現一對都喜歡寫部落格的情侶,於是便把他們的部落格都各自看了一遍。兩位都是檳城人,但現在一個在新加坡,一個在台北,談的是遠距離戀愛啊(貌似他們的年紀也有蠻大的差距,好啦,那不是重點)。

這樣的感覺很特別。你不認識那兩個人,卻在對方的字裡行間一絲一絲一點一點地更了解彼此。我的意思是,你從筆者的描述中幻想那個人,又從當事人的訴說裡更完善知道那個人多一點。當然,我依然不認識那兩位,我只是無意間路過的路人甲或者乙,而已。

我喜歡讀別人的故事,總覺得這樣的相愛方式很浪漫,透過兩個人最愛的文字來表達和傾訴對對方的愛慕與思念。好像落單的時候只要有對方的文字伴著,一切都會回到原來好好的那樣,多好。文字的魔力總是那麼強,就是可以把人與人之間的距離給拉近,即使兩方相隔著整大半個地球。其實我好羨慕他們,可以找到志趣相投的另一半。他們表達愛的方式很接近,我想他們的思想頻率應該也很接近吧,所以即使遠距離,即使相聚的次數少得可以,他們仍然能夠堅信著守護著屬於他們的愛情。

也在辦公室裡翻閱著自己曾經為某個人寫下的什麼。感覺歷歷在目,陣陣刺痛和無奈抵不過地一湧而至,哽咽的喉嚨還害我嗆到。不是說文字很容易就可以抓住人的視覺和感覺嗎,為什麼我的用心都不曾被重視?為什麼被寫的人總是把一篇篇我用心用淚寫完的文當成什麼都不是。或許真的什麼都不是吧。那天無意間的聊天,被我發現了,其實當事人並沒有認真把所有看完,並沒有。我覺得對我來說很珍貴的,對他來說原來卻什麼都不是。

就,算了吧。反正都已經不重要了。反正也已經過了那麼久。反正也很久很久沒寫了。

曾經有個人告訴我說,他覺得我把自己喜歡一個人的感覺記錄在部落格的這個嗜好很浪漫(其實我也是這麼覺得)。只可惜,被寫的人並沒有被感動吧。我擅長寫別人,偶爾也會想要成為別人筆下的人物,無奈,卻從沒遇過。貌似我的生活圈子裡,會把別人記錄在自己文字裡的人,等於零啊。為什麼我都沒有遇到那樣的人?/:

好吧,我沒有要埋怨。只是部落格看多了,情緒有點栽了進去。只不過是在感嘆,沒什麼的。(:  有時候因為心裡有對方,因為在乎著,所以即使隔了幾千公里都還是牽繫著的;但很多時候也因為心裡沒有彼此,於是即使之隔了一條街幾層樓都還是平行線。關鍵是心在哪邊。




嗚啦啦,我有點,想太多了,反正這些跟我現在的生活一點關係都沒有啦。現在的生活即將進入倒數階段咯。 2101,將是全新的開始,我相信。(: 現在是晚上十一點四十三分,明天最後一天進公司,所以,晚安。

Wednesday, 28 November 2012

慢下來。


雨城這陣子都在下雨,很大很大的雨。
而雨,卻讓原本就很憂鬱的這城市更顯得憂鬱。

我平常走路的速度很快,同事都說我每次步伐快得一不留神之下,下一秒就會不見人影。說我走路的速度比車輛還快(這個很誇張)。我當然也知道自己走路很快,這是這兩年來走過很多路所以練出來的,嘿。

或許該換句話說,我這個人的節奏,就是會比較快。我不太習慣把腳步放慢,好幾次都曾刻意放緩腳步,想心平氣和地,或許欣賞周遭,或許靜下心來思考,但很多時候都辦不到。除非沿路是我非常喜歡,喜歡的不得了的風景,又或者在身邊的人是我很在意的,速度比較慢的人,那我就會配合他們的腳步,慢下來,陪著;否則要我慢下來,是不太可能會發生的事情。

只是,每每到了雨季,我卻不得不放慢腳步的節奏了。原因是,我害怕跌倒。基於天生就是超會跌倒的扁平足的關係,我其實走路會很小心,尤其是下雨的時候。我很害怕跌倒,我承認我怕痛。或者應該說,我討厭承受那種痛,皮外卻錐心,重點是,跌傷的地方還要瘀青和疼上好幾天。偏偏好幾次就是差點滑倒,好想念在小島的朋友,他們懂我,都會把肩膀借給我扶,這城市的朋友沒有在我差點滑倒的時候笑我就謝天謝地啦。

我總是在雨天變得慢條斯理,腳步被放慢了之後,貌似生活的節奏也跟著被放慢了。是吧,很多事情都是有連貫性的,我是這麼認為。於是我的工作速度也慢了,就好比今天,我花了整個早上在思考我下午在辦公室裡的時間該怎麼度過,而整個下午的時間就花在了看別人的部落格上。有點慚愧,但我其實早把手頭上的工作都清完啦,距離離職還剩兩天,我還得想想這兩天要怎麼拖呢。你要說我不是個稱職的員工嗎?我卻早已經把工作完成了。你要說我稱職?跟其他忙碌的同事比起來,我又的確空閒了點。每次朋友在線上問我在公司幹嘛,我都回答說,我在忙著假裝我很忙,啊哈哈。於是接下來他們打招呼都不再問我在幹嘛,而是問我“嘿,在假裝你很忙嗎?”,這樣。

或許我本來就該把節奏放慢,好好欣賞沿途的風景。我總是在感嘆錯過,總是埋怨自己錯過美好的風景美好的人,卻沒有發現原來錯過的罪魁禍首是自己的快速。現在在這個還有一刻鐘就到午夜的時候,手指在筆電上一字一句敲打的時候,才赫然發現這一切。是我太快了,是我太著急了,是我太衝忙了。很多時候,正是因為急著尋找答案,急著想知道結局,才往往錯過了所謂過程中的美好。Oukay, i repent.

不敢答應自己些什麼,但我想我需要認真地把自己慢下來。活得太著急貌似對我的人生一點幫助都沒有,不是嗎?我想要更自然一些,灑脫一些呢。


於是,慢下來吧,我對自己說。(:








p/s:突然記起你說過的,slow and steady.

Monday, 26 November 2012

Love.


Can you feel the love? (:


I wanna take them as my role model, find someone that can serve and worship God with me, together.
Yeah, am preparing myself to meet that Mr. someone. (:


我想要擁有能夠跟我一起侍奉和讚美主的另一半。
在祂鋪成的道裡相伴,攜手詠讀祂的話語,領悟祂留給我們的啟示。
一起仰望同一個方向。

然後相守,一起度過晴天雨天,一起度過每個高低起伏。
一起經歷所謂酸甜苦辣生老病死,直到我們漸漸老去。
直到耶穌再臨之日,再一起上天堂。
(:

Saturday, 24 November 2012

BGR.


你的生日願望裡一定都許過“好好談一場戀愛”吧?哈哈。雖然我每一年的願望都是世界和平啦,哈哈哈!涅,最近貌似男女關係這課題非常受歡迎耶,是到了該談戀愛的年紀了吧?於是圈子裡的人都紛紛墜入所謂情網,身邊的人一一開始談戀愛,還沒找到對象的都在忙著物色,物色物色就在一起了。啊至於我呢,有人很熱心地想替我做媒,也有很關心我的朋友幫我物色,家裡也開始在問了。/:

我剛滿二十二歲兩個月,愛情依然交白卷,對戀愛這回事一竅不通。還曾經因為我說過“單戀也是一種戀”這句話而被虧到半死。從來都是我在單戀人或者是被單戀,沒試過兩情相悅,這讓我一度懷疑相愛是否真的存在?每次都是眼睜睜看著喜歡的人有了女朋友,然後還要笑著祝福他們要幸福快樂。我會覺得無奈啊,但也只能那樣了吧。不過越長大,就會從每一次喜歡學到不一樣的事情,所以我把每一次喜歡當成不一樣的旅程。也好啦,就當作是遇到對的人之前的旅行唄,雖然旅程偶爾會心酸難過,不過,加油吧!好啦,現在我懂相愛是存在的,身邊很多朋友都證明了,是我的還沒出現,而已。

我好像沒有很清楚跟自己交代過自己的愛情觀耶,好吧,就今天理清吧。昨天晚上陪朋友吃宵夜的時候才聊起,我沒有美國時間跟誰誰誰玩戀愛遊戲,在一起了之後再看適不適合,適合就繼續不適合就分開。我覺得我其實對愛情有一種很虛幻的憧憬,或許是小說看太多,我相信真愛的存在,嘿,請不要笑我老土哦。也或許是受媽媽影響吧,因為媽媽的初戀就是爸爸,所以我一直嚮往那種第一次戀愛就可以長長久久白頭到老的那種,嘿,請不要笑我天真,我只是對愛情這回事有一點認真。

曾經,我很喜歡的一個人對我說,“不如我們試試看吧”,卻被我拒絕了,理由是,他都不喜歡我。我比較固執,我覺得兩個人在一起一定要互相喜歡,單方面是不夠的,因為感情需要的是經營,不是單方面的一味付出。拒絕在一起之後的那段日子其實蠻難過的,也有過後悔,會懊惱自己是在固執些什麼啊,在一起就好了啊,反正人家都說願意試試了。不過現在的我回頭看著過去,很慶幸的是自己的理智啊,真的。如果那個時候我們就這樣在一起了,一定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也曾經有過很受女生歡迎的男生示好,但我不吃這一套。對於我來說,帥不能當飯吃,如果沒有內涵,那就什麼都免談。不是扮清高啦,理由還是一樣,我不喜歡的人,就不要浪費彼此的時間了吧。我完全不敢想像跟一個花花公子在一起會是什麼樣的情形,我會怕。感謝我的理智,我們現在還是會打招呼的朋友。

現在還是有我曾經喜歡的人回頭然後看到我啊,終於看到我了,不過太遲了。有一句話說得很對,感覺失去了就再也找不回來了。我曾經很喜歡你,但那也只是曾經了,即使現在你終於喜歡上了我,但對我老說已經一點意義也沒有了。於是我說謝謝,就像之前你對我說謝謝的時候那樣。我不是在報仇,只是想感慨,很多時候就是這樣,在不對的時間遇到對的人,但也都是不對的。

也有爛桃花。我非常不願意這麼想,但是有時候我真的會質問上帝,難道我的條件就只值得這樣嗎。我沒有要貶低人的意思,絕對沒有。當然想更深一層,其實自己的條件也不很標清啊,我要要求些什麼?Hmmmm. 不過我會跟上帝禱告,我不要旺盛的桃花運,我只要有一朵就夠了,就是那一朵在對的時候盛開的對的那一朵,就夠了。所以對我來說,什麼桃花旺的,說真的,我其實不稀罕。好,我真的沒有在扮清高,那是我打從心底想的啦。

剛才又有朋友幫我配對了。說啊誰誰誰跟我很合得來啦,又說誰誰誰跟我很要好什麼的。可是我現在真的沒有要想這個啦,渴望不是沒有(哪個女生不渴望戀愛啦?),但是沒有到飢渴的階段。:O  我還在等,想堅定自己的心智,不想再一次又一次地輕易墜入,然後再一次又一次地傷心,最有一次又一次地要上帝來安撫受傷的心靈,我覺得這樣的循環好累。再說,我還要準備出國。涅,誰敢擔保我在國外的這一年不會遇到我的對的人?哈哈。我還是理智的。(:

上帝說,我不會是一個人的,祂要我現在先做好自己,然後那個人就會出現了。(: 於是我安靜地等著。我很乖,很聽話哦。(:

於是乎,愛情這回事,就順其自然唄。





*等待,我隨時隨地在等待。

Monday, 19 November 2012

恍惚|心不在焉|飄忽|空空如也


於是乎,俺不了俺心系哪邊,求告知。
若汝見,請將其歸還。


感激不盡。

Wednesday, 14 November 2012

Déjà vu.


Déjà vu.
似曾相似。

有沒有試過,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周遭的一切卻顯得很熟悉?
彷彿你曾經到過,曾經在那裡留下些什麼。
每踏出一步,熟悉的感覺就越強烈。
但你清楚地知道,那是你生平第一次出現在那個地方。

那些無法控制的畫面。
似乎在哪裡見過,卻又說不上來。
你看著眼前的情景和人物,還有他們說話的對白,神情甚至語氣。
一切是那麼熟悉,但卻又懂那是第一次發生。


其實我不喜歡那樣的感覺,會讓我感覺混淆。
而我討厭被混淆。




我討厭分不清夢境和現實的時候。

Monday, 12 November 2012

I want my joy back!


He says i am beautiful. (:
Thank You, Papa.

眼淚毫無預警地就這樣滑過臉頰,掉落在地毯上,一串接著一串。我以為我不會哭,我以為我的免疫系統已經更升一級了,但祂還是有辦法讓我掉眼淚。多久沒有像個孩子一樣跟祂撒嬌了?多久沒有像個公主一樣好好讓祂疼愛了?似乎早已把孩子氣和公主專屬的刁蠻遺留在不知名的半途,就這樣一路走過來,覺得自己長大了,成熟了,於是決定不再如此幼稚和任性。但我其實忘了,祂其實很享受我的野蠻和撒嬌?*問號

會開始覺得每次都在大家面前哭好丟臉,然後自己在一旁彆扭,然後就學會忍耐。再不跳舞,再不高聲歌頌,再不大笑,再不搖擺,再不哭。每次就一副很鎮定的樣子,天曉得我其實好羨慕,她們可以無憂地旋轉,開懷地大笑,孩子氣地打鬧。

不見了,我總覺得什麼東西不見了。我摸摸左手,手錶還在,摸摸口袋,手機還在,往包包裡摸索,鑰匙也都在,那究竟是什麼東西不在了呢?然後祂點醒我,是我那顆孩子氣的心不見了。不曉得從什麼時候開始就被藏了起來,而我竟然沒有察覺。我渴望成為大人,渴望獲得真正的自由,渴望逃脫被掌控,所以我開始學習起大人的樣子。心中的孩子就是在那個時候漸漸消失的。

我想變得更好,於是我開始比較。或許我從不曾離開過比較? 小時候的環境造成我很容易就會產生想要比較的念頭,當然,雙胞胎的悲哀就是,一出世就注定要被比較。打從呱呱墜地那一刻起,就開始被比看誰比較重;幼稚園開始就比看誰比較乖,小學中學比的是誰比較聰明,然後誰比較高啊,誰比較會打球啦,誰比較孝順聽話啦等等等等,這些全都在後來一一出現了。而我總被家人標上‘比較叛逆,比較不乖’的標籤,儘管我在成績方面會比較標清。但那又怎樣?

於是我和姐姐達成了共識,上學院的時候就故意選不一樣的科系,那就再也沒什麼好比的啦。其實沒有人喜歡一直被拿來比,那是壓力,更是嫉妒被培養出來的平台。Comparison is the thief of joy,我絕對贊同。谁愿意常常做著自己不喜歡的事情,或者即使在完成某件事情的時候已經儘自己所能卻還是不如別人,谁又愿意承受那種感覺呢? 於是我答應自己,提醒自己,別再繼續無謂的比較了。

我曾經很不快樂,總覺得自己活在別人的陰影之下,毫無自由,而且會窒息。曾經覺得自己不漂亮,又胖胖的,唸書又爛,運動細胞也不發達,唱歌不好聽,頭腦又笨,又被家人覺得叛逆,感覺一無是處,感覺自己的存在是個錯誤。但感謝親愛的天父,儘管我多麼地不完美,祂還是深愛著我,一刻都不曾減少過。現在的我仍然堅持要做更好的自己,但真的是自己,而不是別人。不想再繼續把自己框在狂比較的圈圈裡頭,我只想扮演好自己,那個被天父深深愛著的自己。



嗨,你好。我是田佳琪。(:






p/s:祂說我是我,身上散發著祂的光芒和榮耀,不再是那個自以為的醜小鴨。

Saturday, 10 November 2012

Drenched - Wanting


有沒有試過偶然的機會下,就邂逅一首好歌啊?

Drenched - Wanting

今天偶然在的士上聽到的一首歌。
那個時候窗外的天空正下著綿綿細雨,雨勢雖然不小,卻不至於傾盆。
車裡的收音機廣播著,有淡淡憂傷的味道。

其實歌詞很美,只是讓我聯想的畫面很憂傷。
沒關係,依然是好歌一首。




When you kissed me on that street, i kissed you back
You held me in your arms, i held you in mine
You picked me up to lay me down
When i look into your eyes
I can hear you cry for a little bit more of you and i
i'm drenched in your love
i'm no longer able to hold it back




Thursday, 8 November 2012

我是風。


不曉得是不是就快離開了的緣故,最近總會想起很多過往,也會想製造更多可以讓以後回味的過往。我是個很害怕失去的人,也是個不甘寂寞的人。或許沒什麼存在感吧。我覺得我自己很像風,就是那種到哪裡開始一瞬間會被注意,之後就漸漸被遺忘的那樣子。風就是這樣吧,起風那一刻總讓人很 alert,但持續的風勢只會讓人漸漸習慣了,然後就會忘記了它的存在。

因為風是透明的,既看不到也摸不著,只能靠感覺,而我覺得我就快變成真的風了。等我離開了以後,就真的看不到也摸不著了吧。呃,我好像把自己形容得太玄太虛幻。好吧,我知道自己不屬於能夠久留的人,就不是屬於那種可以深交的吧。我指的不是不能夠交心,而是,不能夠持久。總覺得我自己很飄很飄,很不定,而我也很樂意這樣飄浮著。是因為還在尋找能夠棲身的地方吧,只是那地方一直都還沒有出現,所以我才沒辦法定下來,其實我也很無奈啊。

其實我也習慣了這樣的生活方式。到處結交朋友,這裡哈啦兩句,那裡鬼扯一堆,到頭來連自己說過什麼都不太記得。曾經遇到過有好一些想要更進一步深交的朋友,但就是不能再前進了,可能我溝通能力就僅足夠我跟人類泛泛之交吧。還是無奈,但其實我真的已經習慣了。

習慣當一陣風,其實也很不錯呀。
來的時候無聲無息,走的時候也很無聲無息。
就像徐志摩那樣,輕輕地走了正如輕輕地來,輕輕地招手,作別西邊的雲彩。
(:





Wednesday, 7 November 2012

獻給迷路的男孩:


沒有人擁有你人生的地圖,就連你自己也沒有。
於是你只好這樣跌跌撞撞一路走來,獨自一人。
撞傷了,就把自己藏起來,其實那樣更顯得無助啊。

你知道嗎,迷路不是錯誤,人生存在這世界上,就有勇敢去闖的資格。
你該知道,迷路會讓你更熟悉周遭的風景啊。
慌張可以,沮喪也可以,但千萬不能夠被打倒呀。
也不可以輕言放棄。

我說,何不趁著這樣一個迷路的時刻,把沿路的風景都看清?
總比像個孩子般賴在地上常坐不起好吧?
或許,我是說或許,你會發現回到軌道上的風景其實很漂亮?
看看那些在你身邊的人,或許你會遇到跟你一樣迷了路的夢想家?
那就攜手一同再前進吧,你該懂得,你不是一個人的。
(:

有夢想的人一點都不可笑,即使你在追夢的路上被打倒了。
還記得我跟你說過的話嗎?
我說你該為自己感到驕傲,該為自己的勇氣感到驕傲。
我也為你感到驕傲。
(:

千萬別把自己所做過的努力都抹殺了,那樣對自己多不公平,不是嗎?
而如果連你自己都沒辦法對自己好,那這世界上就再沒有會對你好的人了。
要記得多愛自己一些,好嗎?

摔跤了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你再也站不起來。
沒有人能夠幫你一把,因為腳長在你身上。

多愛自己一些吧,別讓身邊愛你的人更心痛了。

迷路沒關係,真的沒關係。
就當作是生活上的旅行,偶爾出遊,放個假吧。
但是記得要回來哦,你會回來的,就像你說的那樣,you'll be ok.
對吧?





ATBAB.

Love you.

十一月初·打雜


好久好久都沒有打球了,這陣子除了游泳,都沒有運動,身材是在拼了命向橫發展啊(號系波把賽)。於是決定拿起久違的球拍啦,該是時候動動身體了。好懷念中學時期手術前打球的日子呢,不要懷疑,我以前是英式籃球校隊的隊員啦。

好久好久都沒有打球了啦,想當年我可是 Goal Shooter 咧,還百發九十中的那種。不敢說百發百中是因為沒到那種境界啦,說過啦,我想對自己的文字誠實一點。赫然想起當初自己怎麼會開始接觸英式籃球啊,是中二那年很崇拜的一名學姐影響的。她打球很厲害,投球真的是百發百中的那一種啊,於是我就這樣懵懵懂懂跟著加入了球隊,一打就打了四年啊。(:  之後還曾經當過學妹的臨時教練,教她們怎麼打球,教她們怎麼投籃。只可惜校內隊際比賽,黃隊每次都只得第二,每次都是敗給紫隊,到中五畢業都還不能夠雪恥。學姐就是紫隊的,我們對戰過兩次,兩次都輸掉了。哈哈,我還記得每次為了在決賽跟學姐對上,我每次的初賽和複賽都很賣力地在打啊,雖然決賽都還是輸了。不過,跟隊友一起戰鬥打球才是現在回憶起來能夠讓人會心一笑的事情啦。才想起我的紅色球衣已經被我拿來當睡衣穿了,囧。

還有同樣幾年沒碰的西洋劍。不管過了多少年,我還是很以自己是一名劍撃手,雖然不是厲害的那種。好啦,我承認我每次比賽都會輸掉,不像姐姐能夠拿冠軍,不過我樂在戴上 mask 和手上握著劍,志不在贏啦。小小虛榮心作祟吧,我總覺得劍擊很有型,哈哈,這也是為什麼我當初會踏入這條道路。如果有機會,我非常願意再拿起塵封的西洋劍和面具,再次踏上那條紅地毯,聽著刺中別人和被刺中的‘滴’聲。可惜的是,西洋劍擊並不是很普遍的運動,而且這項運動通常在有錢人領域才會出現,是 high cost 的一種,所以,我想我這輩子都不太可能會再碰劍擊了吧。沒關係,就讓我的劍和面具留在角落吧,足夠讓我偶爾看到來回憶就好啦。其實那就是為什麼我還捨不得把它們都賣掉。

寫到這裡,電台竟然播了光良和曹格的『少年』,剛好歌詞有這麼一句:『那是我們都回不去的從前』,是啊,那是我們都回不去的從前,回不去的打球和玩劍擊的日子。我本身其實還蠻喜歡運動的,只是運動細胞不怎麼發達,短跑還算可以,長跑我會斷氣;跳遠我還算中等,跳高的話就不行(因為我懼高,嚇?!這什麼爛理由?!);游泳當消遣,羽球是小時候的娛樂,籃球我只喜歡看不會打,英式籃球你只要把球傳給我我就會設法把它投進去籃裡。哈哈哈,這樣看起來,好像還不錯啊。

今天跟教會裡的朋友一起去打球了。一來是想運動,二來是想在離開前跟大夥兒再多聚聚吧。就像今天在辦公室裡,Ray 問我還剩下多少時間可以相處,我說剩下大概五十天咯。五十天可以很快就被晃過去了,突然覺得好可怕。扣掉週日不說,我們剩下的週末,扣除打算回家的那兩個星期,只剩下不到八個耶。突然覺得時間不夠用,突然開始捨不得,開始捨不得才認識雖然不到兩年卻感覺已經認識很久的朋友們。





啊!對了,今天有好事哦,我在短短一個星期內,竟然看到了兩次彩虹。其實我期待的是雙彩虹啦,繼中五那年後,就再也沒看過了。不過沒關係,今天黃昏時分在公寓外面看到的超大彩虹也很漂亮啊。失意的時候,總會有上帝給的安慰獎,你看,多好?(:  別擔心,我只是工作上遇到刁鑽任性的上司而已,只剩下一個月不到啦,所以真的沒關係。我喜歡雨天,也很喜歡淋雨,前提是,我手上沒有手機和公事包,哈哈。我沒有帶雨傘出門的習慣,所以我的雨傘總不能在雨天派上用場。在這麼一個雨季裡,在這樣一個常下雨的雨城,出門不帶傘就注定要變落湯雞啦。但我就是固執,所以你看,我等到了彩虹。(:

好啦,這麼美麗的一個夜晚,不要被憂鬱給吞噬了。打過球,今天應該很容易入睡啦。昨天晚上很累很愛睡了,怎麼知道躺在床上三個小時竟然還沒辦法入睡,不曉得是怎麼了。沒關係,我現在很累了,搞不好一閉上眼睛直接就被周公給勾去啦。



晚安,主佑。(:




p/s:最近寫部落文的次數好頻繁,果然我總是在年末最多東西寫啊。(:



Monday, 5 November 2012

【遊記】-大韓民國(2)


於是旅行來到了第四天,天氣預報一直說要下雨的韓國依然晴空萬里,老天爺完全沒有想要哭的意思。於是上面看到的景是在前往南怡島的快船上被我快門一按,捕捉下來的大晴天。水很綠,天很藍,我那個時候的心情也是綠綠藍藍的,但並不是在耍憂鬱。




南怡島的確是一個非常漂亮的地方,難怪十年前的《冬季戀歌》會選擇在這裡拍攝。還沒有完全紅完的楓葉襯著藍藍的天空,煞是好看。走在樹蔭之中,偶爾微風輕撫而過,脆弱的葉子就會聞之飄下,紛紛掉落在地上。那情景讓我想起幾年前風靡一時的一句話:『樹葉被吹落,是風的無情,還是樹的不挽留?』 嘿,為什麼答案一定要從中二選一?難道不可以是因為葉子也想要自由嗎?為什麼一定要假設葉子是任人擺佈的呢?




《冬季戀歌》裡的那條浪漫小徑,就是裴勇俊和崔智友在那裡騎腳車騎得很浪漫的地方。那部劇是我還在念國小六年級的時候流行的,貌似韓風也是那個時候吹起來的吧。我覺得很厲害耶,都已經十年了,依然那麼紅,依然那麼多人因其名而聞聲而至。但無可否認的,撇開它是韓劇的拍攝場景不說,那確實是個很漂亮的地方,值得留戀,然後忘返,嘿。




雖然我對紅楓情有獨鍾,但是微黃的楓葉其實也有她們的美,對吧?那是她們都還在吸收養分並等待燦爛的時候,換個說法,就是獲得真正自由前的,呃,安分守己吧。我好像形容得太誇張了,呵。


=================================================



這趟旅行讓我感悟到最深刻的事情就是,旅行是思考的絕佳途徑。它提供你躍身跳出煩惱框框的平台,並讓你能夠在陌生的地方以一個旁觀者的角度去思考。這樣總能把事情看得更透徹一些,把無奈看得更加清晰。

就像我回來後跟朋友分享的事情一樣,我說旅行不一定是要去到很遙遠的地方,不一定要出國。只要是脫離平常習慣的生活軌道,它就是一趟旅行啦。像有些遊子離家太久,偶爾選擇回家,其實也算是一趟簡單的旅行啊。旅行不需要華麗,只要足夠讓自己放鬆,即使簡單,卻也都足夠了。




跟團旅行的好處是,不需要去煩惱太多關於迷路或者是路線不妥的問題,你可以安心地坐上專屬巴士,就讓導遊和司機把你載到目的地去。途中,即使風景再怎麼變換,再怎麼陌生,窗外的天氣是從破曉轉變成黃昏,由黃昏再進入漆黑,都不需要感到害怕。因為你知道你很安全,即使是在一個你完全不熟悉的國度裡。

於是在長途路程中,看著窗外的風景,我的思考能力也頓時活躍了起來,不再那麼遲鈍,很多被我想了很久想破頭腦的事情貌似一點就通。不曉得是不是因為不受原本的時間和空間所束縛,於是之前所在乎的所執著的所緊握著不肯放手的,就在一段段路過的風景和高速公路中被釋懷被淡化被放下了。

旅行的確可以是一件很美的事情。並不是我很刻意地美化它,明明就只是去看看外面的世界長什麼樣子,卻非得要寫得很詩情畫意。但你知道嗎,能夠來個短暫的出走,即使只是到離自己每天生活的地方的幾百公里外,這本身就已經是一件很美的事了,更何況是出走到了幾千公里外的韓國。


================================================



接下來幾天也緊接著去了好多地方。住過了韓式睡房,冷冷的天氣裡,在暖暖的地板上打地舖其實是很不錯的體驗啊。雪岳山的遍山楓葉也很漂亮,是我生平第一次看到那麼多紅楓。其實很浪漫,但是心情沒辦法跟著浪漫起來,也不曉得為什麼,呵。




然後還去了熊博物館,在我們出發到韓國的天下第一村---平昌前。說到天下第一村啊,為什麼她叫天下第一村呢?據導遊說,那個村子是整個韓國海拔最高的地方,到底海拔高達幾千米,正確的數據我忘記了啦,但就是韓國最靠近天的地方,於是叫著叫著就變成天下第一村了。



我們前後先去了大觀嶺牧場,再到那裡的一個小學堂學做芝士。那是我除了在電視機上看過綿羊外,第一次真正看見一群毛茸茸的綿羊,還摸了它們。我只能說,它們好可愛啊!而且眼睛瞇瞇的,看起來都很像在笑著呢。只是,它們餓起來,睜著吃糧食的時候,那嘴啄著舀子的力氣,可不是蓋的啊。

Hint: 看見如此可愛的羊只,我在想啊,是否在牧羊人眼裡,我們也都是如此可愛的小羊呢?



歐耶,我終於第一次把韓式餐點給 po 上來了。那裡的豆芽特別長特別大,口感稍稍不一樣,但大致上還好。我個人偏愛配菜裡都會有的泡菜和江魚仔,還有紫菜。通常主菜嘛,不是燒烤就是火鍋樣的食物了。在韓國天氣溫度越來越下降的秋季,吃著熱乎乎的食物是很享受的事情啊,尤其在天下第一村,冬天將最先襲擊的村子裡的寒冷天氣裡。



這一晚住的酒店很華麗,但我更喜歡流蕩在安靜的酒店街頭。只有攝氏六度的廣場,雖然空曠,心卻被冷風吹得卻很踏實。雖然冷得快耐不住,直打顫抖,連牙齒都開始在打架,我和姐姐卻寧願躲到便利店裡去買杯熱咖啡窩著,都不願意回到房間去開暖氣睡覺。




那是個很美的夜晚,很美很美。我有沒有說過韓國比馬來西亞快了一個小時?由於偏向東北,所以天色也暗得比較快。有個朋友說他覺得英國的黑暗是淒冷的黑,黑的一點生氣都感覺不到,非常煎熬。但韓國的夜晚給我很舒服的感覺,雖然冷風頻頻過境,但我卻覺得暖暖的(很變態,我知道)。人家都說外國的月亮都比較圓,我卻不那麼認為,我倒覺得外國的月亮比較彎吶。不相信?你看上面。(: 但老實說,我個人比較喜歡彎月多過圓月耶,反正我即不是吸血鬼,也不是人狼,啊哈哈。


====================================================


我們只在平昌待了一個晚上,隔天便驅車回到車輛很多的首爾去啦。去了愛寶樂園,由於時間緊迫,好遺憾沒坐到旋轉木馬。/:  我發誓我一定要去巴黎坐啦,聽說巴黎的秋末很美,就選明年秋末去看看好了,嘿。

在韓國的最後兩個晚上我們都住在首爾,而在首爾的行程除了逛街還是逛街。所以我們去了東大門,還有明洞商業街。我反而沒有那麼喜歡逛街啦,反正首爾的東西也不便宜,我還寧願回到雪岳山看多一次楓葉,或者到南怡島再去吹風啦。值得一提的是,韓國的亂打 Show 真的很精彩,有機會的話一定要看,肯定值回票價啦,我拍胸口推薦的。

嗯,隨著旅行越來越靠近尾聲,捨不得的心情也漸漸浮出水面啦。最後一個晚上,姐姐和我竟然變態到不想睡覺,結果兩個人跑到酒店對街的小 Pub 去,一人點了一杯 cocktail 來喝。然後選擇在那裡寫明信片,給在馬來西亞的朋友們。然後看看書,用手機上上網。網路的發達讓我有種不曾離開馬來西亞的錯覺,因為雖然隔著五千多公里,卻依然能夠輕易地跟家鄉的家人朋友們聯繫著,彷彿我們終究很靠近。

==============================================

然後終於還是走到了最後一天。機場裡,大家跟導遊揮手道別,有的甚至還擁抱了他。而我,對韓國還是有那麼一些不捨。總是這樣,在開始進入狀況適應的時候,卻又要離開了。隨著進入等候區,隨著飛機起飛再降落在香港的時候,心情是該又收拾一下啦。

“沒關係,我會再繼續旅行的,用一個旅行者的身份。” 我這麼對自己說。




我們這一團有二十四個人,包括我和姐姐這一對,一共有兩對雙胞胎。另外一對其實是六歲的龍鳳胎小弟弟小妹妹啦,呵呵。領隊說她帶那麼多次團,不曾在同一個團裡看過有兩對雙胞胎的,於是她說我們這一團很福氣。這是真的吶,我們都沒有遇到雨天哦,而且在明洞商業街那裡,眼看天黑得就快下傾盆大雨的樣子,老天爺卻始終把雨滴都給 hold 住了,於是我在韓國只淋到兩滴雨,真的只有兩滴哦,不多不少,兩滴剛剛好,嘿。

哈,雖然我們各自都來自不同背景,但這八天裡,大家都好像是家人一樣,會互相照顧,互相噓寒問暖。那些很可愛的阿姨伯伯都還很興致勃勃地要幫我和姐姐介紹男朋友,有囧到。呵呵,算是一段還不錯還蠻愉快的旅程吧,撇開一些小插曲不說的話。很開心看到外婆玩得那麼愉快,很開心我們第一次婆孫三一起出國旅行了。

下次旅行,不曉得會是哪裡,不曉得會是跟誰結伴,不曉得又會遇上誰呢?
(:






p/s:我不是個專業的部落客,更不是個專業寫旅行專欄的遊者,所以我的遊記寫得並不好。但我是照著自己的心情寫照寫的哦,沒有一絲作假。

p/p/s:有人說一個故事和心情寫照本身就是一份很珍貴的手信,所以,我把這兩篇遊記送給正在閱讀的各位咯。Hopefully y'all witness the joy together, with me. (: 








Saturday, 3 November 2012

【遊記】-大韓民國(1)

我出走了,也回來了,大約兩個星期前。

我說這一趟旅程讓我搭飛機搭上癮了,很享受飛機起飛離開地球表面離開地心引力的那感覺。好像突然就一身輕那樣,所有煩惱包袱都往後拋啦。我懷疑阿信的【離開地球表面】就是在他乘搭飛機的時候靈感一來寫下的,嘿。

還記得我到首爾的第一個晚上,酒店大廳中央,在手機另一端快抓狂的洋。被埋怨毫無交代,被埋怨居然這樣不告而別,什麼都沒說就跑到了五千多公里外的韓國去。就是說我不理智,不夠成熟吧。回來之後,從 Pat 口中聽到那一晚洋掛了電話之後說了更難聽的話,我只得聳聳肩,繼續裝作不在乎吧。

“就是這樣想要引起別人的關心與注意。”聽說他是這樣說的。而我想說的是,我真的極度不喜歡他那種喜歡沒事看表面來斷定某個人的思想的態度,極度不喜歡。我從來就沒有想過要把這次的離開當成是魚餌來釣取任何人的注意力,我只不過是想透透氣,只不過是想任性一次,就那麼一次。

你知道我不會像別人一樣,總活在你的期望裡,我是我,我不是你想像中那個應該要很聽話的我,我甚至不是那個在你眼中做什麼都只是為了想要乞討別人眼光的可憐蟲。我自覺不是個那麼膚淺的人,是我認為我不是。我沒有在理直氣壯,我只是在說出自己的想法。我不懂的是,你是我認識了兩年的同學,對我的了解卻遠不如跟我認識不到半年的朋友。我不奢望你了解我,但是你能不能夠表現得體諒一些? 或者說,想要你對我體諒點也是一種奢侈吧。

曾經覺得我們很要好,但搞不好那只是我單方面的錯覺。現在的我們總好像充滿了好多說不出口的對對方的意見,每次站在對方面前,好像都心事重重,好像都把心裡話往肚子裡吞了。是的,我會覺得好陌生,即使我們是笑著的。


============================================


秋天的楓葉一直是我嚮往和憧憬的情景。但說實在,韓國並非我旅行地點的首選。是機緣巧合下,外婆說想去,於是我們便在十月中昡,婆孫三出現在仁川機場了。

在喜歡的季節去到還算喜歡的國家,感覺很不錯。我決定暫把第一個晚上的不爽都拋掉,反正人在五千多公里外,不管是時間或是空間,都隔了好大一個縫隙,要任性就嘛任性到底吧。於是我真的就當作真正的自己不存在似的,用另一個分身旅行著,在另一個國度之中。




經歷過了首爾的早晨,氣候還不算太冷。吃過早餐之後,便隨著隊伍匆匆搬著行李,出發到行程中的第一個景點去 --- 青瓦台。有看韓劇的人對青瓦台應該都不會太陌生,那是韓國政府辦政治的地方,從外觀看去,是個很莊嚴的建築物。背著山,被一列守衛看守著,好不森嚴。




接下來去的就是景福宮,駐守在首爾里的皇宮,是大韓民國歷代皇帝傳下來的。其實整座皇宮好大,雖然應該比紫禁城小,但整體給人感覺其實很‘中國’。是韓國文化也源自於中華文化的緣故吧,我想。

裡邊很多宮廷的名字也跟紫禁城很接近,例如慈寧宮,乾清宮等等。裡邊的每一座宮殿都有屬於自己的名稱,都是當時的智者取名的,以那座宮殿的性能。例如有做叫‘思政殿’的地方,故其名就是讓當時的皇帝參詳政事的地方咯,據導遊說,‘思政殿’這個名字就是要提醒皇帝,要記得思考政治啊。

×××

我們花了整個早上的時間在參觀景福宮還有設立在里面的韓國人民文化館,上了不少韓國的歷史和文化課,雖然我現在差不多都把那些只是還給導遊了,哈哈。第一天的午餐是韓國很出名的人參雞。我對人參原本就沒有特別喜歡,於是那頓午飯對我來說並不特別,覺得還好而已。就是一個瓦煲裡有整隻雞燉的湯,雞肉裡裹著一小根人參,還包著飯,這樣。我倒覺得幾道泡菜小菜還比較好吃,啊哈哈。

之後就乘搭國內航線到濟州島去啦。說真的,我發夢都沒有想過有一天我會踩在濟州島的土地上,總以為那地方只是出現在電視劇上的所謂景點而已。嗯,濟州島跟我想像中有點不一樣。導遊說,濟州島又稱三多島,是哪三多呢?風多,石頭多,和女人最多啊。哈哈。

第二天的晚餐就在濟州島上解決啦,那是當地的家常菜,跟這裡的差不多,就是多了泡菜,都還不錯吃。連很挑吃的外婆都覺得很不錯。



想像中的濟州島擁有白白的沙灘,像海上度假村的那種度假島嶼,其實不是耶,她就跟可愛檳城小島一樣,算是個小城市吧。雪白的沙灘不多見,觀光地點倒是很多。在濟州島的三天兩夜,我們去了不少地方。有看起來是上坡但整輛巴士卻可以不開引擎都能夠‘滾’著下的‘神秘道路’,裡面的東西都是玻璃做成來展覽的玻璃城,充滿好吃綠茶口味點心小吃冰淇淋的茶博物館,還去了韓劇 All-In 的兩個拍攝場地-風車和教堂。



在韓國的第二個早上,吃過濟州島的鮑魚粥(說是鮑魚粥,但要吃得很小心才吃得到被切得很小片的鮑魚片啊)之後,就到對街的海邊去了。這塊佇立在海邊的大岩石叫做‘龍頭岩’,據說它長得很像龍的頭而故得其名。我左看右看都看不出它哪裡像龍頭了,哈哈,你看出來了嗎?




還有天地淵大瀑布,是個讓我覺得不怎麼樣的瀑布(我很誠實),她並沒有讓我嘆為觀止地‘哇’一聲,我只是‘哦’而已。因為那其實不算大吧,可能美國電影看多了,阿拉斯加的瀑布更為壯觀吧。



這是很壯麗的死火山口,叫城山日出峰。我們到的時候已經是黃昏時分了,所以日出沒看到,倒是看到了很漂亮的日落。由於時間緊迫的關係,所以我們並沒有到峰頂上去,所以我還是不曉得火山口長什麼樣子,呵呵。


韓劇 All-in 的拍攝場地。韓國旅遊部真的很厲害,他們會趁勢把一部劇的拍攝景點推成旅遊觀光地,趁機賺一筆。教堂我沒進到去,理由是要入門票,而且價格不菲。反正在外邊觀看也很不錯了啊。據說上面的這座聖母像,就是劇中女主角-宋慧喬跪著禱告的地方,而男主角-李秉憲就是在這裡找到她的。我沒看那部韓劇,壓根兒不曉得劇情發展,所以也沒太在意。


還去了民俗村,去看看從前的朝鮮人民怎麼過生活。用石頭和茅草搭成的一個個小小建築物,果真別有一番風味啊。就連他們家裡的籬笆都只用三根柱子掩著,而三根柱子的擺放方式還是有隱藏意義的呢。像圖中那樣,三根柱子都被放下來才表示主人在家,允許被造訪,很有意思,對吧?


環了一整天的島,終於又到了晚餐時刻,吃的是看起來很貴的海鮮湯,一個瓦煲裡面有很多海鮮,最貴的當然是那三顆很大顆的鮑魚了,吃得大家津津有味啊。晚餐後就是回酒店休息的時間,我和姐姐洗完澡再到酒店對街的海岸行人道去走走,才發現濟州島的夜晚風大得嚇人,終於感受到什麼叫刺骨的冷風了。



濟州島的早晨很清新很陽光,不會太冷,因為她是韓國的最南部,天氣轉涼的速度比較慢。第三的在韓國的早上,我們得跟濟州島說再見啦,吃過酒店的自助早點後,我們又趕到機場去,乘著國內航線再次回到首爾。



去了泡菜學校兼文化館,在裡面就學習怎麼做泡菜啊,然後重頭戲其實是穿韓服拍照咯。我還蠻喜歡身上穿著的那套藍色的韓服的,讓我看起來有像韓國人,呵呵。


吃過午飯後,大夥兒便驅車離開了首爾,到韓國的東部去啦。那是好幾個小時的車程,一路上除了導遊偶爾說上一些故事介紹窗外的風景地點外,大家其實都在補眠啦,我也不例外,因為我患有一種‘坐上車子就會睡覺’的症狀。



待續。




Thursday, 1 November 2012

請把一塊浮木留給我。


你像一池深不見底的泉潭,難以揣測,難以捉摸。
但越是神秘,我便越發被吸引。
然後靜悄悄地被吸入,愈來愈逼向深淵。

我不很會游泳,深怕越是深陷越是無法自拔,最後會溺斃。
你若是有意讓我潛入其中,請把一塊浮木留給我。
好讓我能夠在沉溺缺氧的時候能夠及時上岸深呼吸。

我不是魚,但我願為了你化成豚。
我想知道你的無奈,想要探討你的悲喜。
只盼能夠在你的世界裡悠遊,無憂地。



你若是有意讓我繼續深陷,請把一塊浮木留給我。







p/s:穹風的《不是你的天使》終於讓我靈感大發,寫出良久沒碰的所謂新詩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