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8 November 2015

十一月初·打雜

原來距離上一次在這裡寫些什麼,已經兩個月了。
我連曼谷都飛了一圈回來了。

原以為就快到終點的 assignment 依然還在持續當中。
被老闆一次又一次地‘欺騙’,最後之後總還有最後。
漸漸地,也不再對完成報告抱有任何期盼,就像無期徒刑一般。
剩下的就只剩下麻木等死了。
好啦,其實也還不至於死啦。

短短二週就發了兩次燒。
第二次抱病去看醫生的時候,還被醫生責怪了一番。
說我怎麼工作不要命。
但其實打工仔的心情醫生又怎麼會懂呢?
要是能夠說一句不做就不做,我也不想病了還硬要去上班啊。
只是事情根本沒那麼簡單。
身在職場,身不由己啊。
於是即使手裡拿著醫生開的病假單,我也依然硬著頭皮去上班。
並不是因為過於盡責,我只是不願把工作再擱著,能夠趕快結束就快點結束,而已。

這幾個月下來,過的是除了工作以外就沒有什麼消遣的生活。
所以因為這次的 assignment 而深深明白自己想要的生活並不是這樣的。
每天週休二日也要上班,上班只為了上班,睡覺只為了醒來上班的生活實在不具任何意義。
再說薪水也並沒有因為加班而漲,所以我真的看不到意義在哪裡。
所以證明了我實在不是工作狂。

看來得在貳零壹伍結束前的兩個月好好思考自己要的未來長什麼樣子。
並且一定要努力朝那個方向前進。
即使會失敗也不留遺憾,畢竟試過了。
所以主要是要去嘗試。

好,就努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