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30 March 2015

三月末。

壹、
在 KL Sentral 的漢堡王打算邊吃邊等上司。買了一套雞肉漢堡套餐,嘗試在滿座的餐廳裡找到位子。有些幸運,剛巧碰到吃飽離席的人。才咬下兩口,就有個老外在我面前坐下。我禮貌性地對他微笑,盡可能讓他覺得馬來西亞是個很溫暖的地方。但他其實認定我是中國來的,經我一再否認之下才認可我是土長的馬來西亞人。他來自荷蘭,下一站要到澳洲去,是一名穆斯林和馬拉松選手。


贰、
當飛機在搖晃中行駛,系上安全帶的指示燈亮起來的時候,我多希望你在我身邊,多希望大家都在。後來仔細想想,原來我畏懼死亡。與其說我畏懼死亡,不如應該說是我不想抱著遺憾就死去。這一年多以來的墜機事件,無論是天意或是人為,都帶來了許多不安。我因此在搭飛機的時候變得有點神經質。


叁、
上吐下瀉持續了三天,肚子的絞痛並沒有緩和下來。因為沒有什麼下肚,加上排出來的分量比吃進去的還多,體重明顯下降了兩公斤。這樣病一場當減肥其實也還不錯啊。原本以為是因為吃錯食物,醫生卻說是胃酸和胃風所導致。於是請了病假在家休養。順便為新房子打點衛生和一些新的日常用品。


肆、
賠了一個月的房租換來了一間新房間,更貼切的說法是,換來了全新的自由和生活。有了自己的一個小窩,以後就不必常常跑到蟹子家來窩著了,那我也不必再不好意思面對他的室友和屋友啦。雖然接下來要繳付的房租是現在房租的一倍,但也是值得的。新生活將在幾個禮拜後展開,歐耶。


伍、
時間依然像子彈列車一樣,甚至比子彈列車還快,以一秒幾千光年的速度在飛逝。2015的第一個 quarter 就這樣快過去了。搞得人心惶惶的消費稅措施即將在兩天后展開。在會計行上班的我其實沒有什麼心得,反正該來的還是會來,沒辦法阻擋。物品或服務的價錢怎麼標,錢就怎麼花唄。

Friday, 27 March 2015

記飛行。

KUL-KBR · 吉隆坡-哥打巴魯


KBR-KUL · 哥打巴魯-吉隆坡



KUL-KCH · 吉隆坡-古晉



KCH-BKI · 古晉-哥打京那巴魯



BKI-KUL · 哥打京那巴魯-吉隆坡



昨天從短暫的奔波回到辦公室裡的工作崗位,結束了三天五趟飛機的荒唐行程。但其實說真的,偶爾有一次這樣瘋狂的行程安排也還不錯,算是為略顯規律且無趣的生活節奏添上一絲新鮮快感。趕飛機雖然很累心情雖然很緊迫,但其實還算享受。我尤其享受在機場候機室裡等候登機的時候,可以在緊湊的行程中抓住一刻時間的縫隙,思考當下想要思考的。

找房子的事情並沒有告一段落,我在週一登上飛往古晉的班機前一刻接到來電說房間不租了。我也無暇再聽電話那一頭的解釋,心情頓時低落到極點。生活不順利的現象又突然浮出了水面,難道就不行讓我喘口氣嗎?雖然如此,我也只能把委屈往肚子裡塞,面對同行的同事(上司),我也不便多發牢騷,這樣。

回到這城市又繼續找房子的日子。昨天朋友約了我去夜市,雖然不太想出門,但還是應約了,畢竟猜到他有事想找人吐訴。『分手了。』那是我上車後,大約五分鐘他說出來的一句話。不曉得該恭喜他的解脫,還是替他的前度感到難過,畢竟雙方都是認識的朋友啊。雖然早就不太看好他們的下場,畢竟他們會在一起也不是自然的,再加上還有很多額外因素。說實在,我毫不意外。然後就陪他吃了頓晚餐,喝了碗糖水,逛了一陣子夜市,這樣。只是很單純地希望兩方都可以在不久的未來找到更好更適合自己的伴侶。

回到自己。蟹子說明天要去逛街,趁消費稅實行前把要買的想買的該買的東西都買一買。雖然我懷疑自己到底會買些什麼回家,真的要把對自己吝嗇的個性改掉,實在需要對自己更好一些啊。有一句話說的很好,如果連自己都不愛自己了,那還能夠奢望誰來愛呢?於是我決定再更愛自己多一些。

就這樣吧。

Saturday, 21 March 2015

日記兩則。

2015-03-18
找房子這回事總算告了一段落,看上的房子還算滿意,房租雖然還是超過了原本的 budget,但總算可以擁有自己的空間可以定下來了。果然要是可以用錢來解決的問題都不是問題,最大的問題是我沒有錢。沒辦法,看來只好省吃儉用了,雖然平常本來就已經沒有在亂開銷花費。

今天週三,我睡到十點二十分才起床,不是不必上班,只是原定在今早要進去進行稽查的客戶沒有準備好,於是經理說我們下午才會面然後去稽查另一家客戶,這樣。剛好是月事來潮的第一天,可以偷個半日閒來緩解一下身體的不適也算是上帝賜給我的恩寵啊。感謝親愛的上帝,謝謝袮把一切都拉回正軌了。這兩週都會在不停奔波行走下度過,這一周會飄蕩在雪隆各個角落,下週就要飛到東海岸和東馬去啦。行程雖然緊迫,但看起來很充實,希望兩週後的我不會因此而累壞了。

2015-03-21
這幾天的天氣十分糟糕,這城市再度被煙霾籠罩,我記得一年前回到來馬來西亞,迎接我的正是這樣的天氣。似乎被煙霾侵襲已經成為了馬來西亞另類的季節,一年總得經歷過兩三次,分別是三月五月和七月。面對著看不清的天空,滿腹除了無奈還是無奈。

對於室友,我實在越來越不滿意。明明距離搬出來還有一個月半,但卻被她當成似乎我已不住在那裡。很生氣很生氣,卻無從發洩。

午睡醒來,發現睡在身邊的蟹子睡得很香。我喜歡靜靜地在那麼近的距離之下凝視著他。那樣有全世界都靜止只剩下我們的錯覺,就像是他不屬於誰,只屬於我。

今天接近傍晚時分,下起了偶陣雨。總算有把這烏煙瘴氣的城市給洗淨一番。

Saturday, 7 March 2015

三月。

右手邊放著的是今天的第二杯咖啡,現在是下午三點一刻。又是個慵懶的周末午後啊,原本有出門的念頭,但看著窗外炎熱的天氣就把念頭給打消了。我覺得我快要中暑了。

從早上睡醒之後都沒有真正把什麽吃下肚,所以突然一陣肚子餓。蟹子出門去了,還好他前幾天有買了雞蛋,所以我決定弄一個 omelette 給自己。 圓圓的煎蛋配上香腸片,就可以是一份簡單的午餐。爲了讓自己更開心一點,我在點辣椒醬的時候在 omelette 上畫了一個笑臉,呵呵。

最近在為找房子的事情奔波,室友實在是越來越過分,妥協到了一個程度的我已經不想再繼續苦了自己,於是決定搬出來。把房租的 budget 調高了一些些,我想開始自己一個人租個小房閒,不想要有室友了。果然,上班族對自己空間的需要是非常強烈的。那種連回家都要有心理準備不曉得會遇到什麽事情的日子,我實在過不下去了。二來也想有自己的空間,之後就不必常常跑到蟹子家來窩著。只是原來,找房子確實不容易啊。

週一要回到辦公室去為接下來的工作做準備。那將是我第一次飛東馬,長那麽大,終于有機會去東馬了耶,有一點興奮和期待。雖然將是很緊迫的行程,但總算有機會去古晉了,一直很想到那裏看看,去吃一碗正宗的客家面,還有很出名的砂拉越 laksa。我想起以前黃洋提起砂拉越的時候臉上自豪的模樣,所以的確想去看看。行程定在兩個禮拜之後,如果沒有任何意外的話啦。

這陣子有不停在跟朋友 catch up,朋友圈子原本就已經不大了,如果就連現在僅剩的朋友都因爲失聯而是去的話,我就真的會變得沒朋友了。有朋友分手了,也有朋友戀愛了。這就是人生中必經的階段吧,來來去去,離離合合。很開心的是,Pat 和品品終于在一起了,在經過了兩年的‘掙扎’之後。對 Pat 來説,實在是守得云開見月明啊,不枉費他這一陣子的苦心耐心和等待。經過那麽長時間的磨合和成長,真心地希望看見他們幸福快樂。所以,兩位,務必要幸福啊!祝福你們!

下定決心想去報名學 keyboard,無奈樓下那家音樂學校常常讓我吃閉門羹。太遠的我又提不起精神過去,畢竟每天要乘搭公交去上班我已經覺得好累了,周末還要搭公交的話,會要了我的命。所以還是被迫打消了學 keyboard 的念頭。不過,我還是會時不時過去看看樓下那家音樂學校的。

窗外突然暗了下來,突然刮起強風,大太陽被烏雲給遮去了。看來又要下雨啦。果然這城市的天氣非常善變,明明前一刻太陽還猛烈地照著,下一刻就響起雷來。這幾天都是這樣。面對著變化無常的天氣,除了無奈還是無奈啊。

於是我又要繼續煲劇了。又回到了煲劇的生活,其實也沒什麽不妥啊。

Sunday, 1 March 2015

報復

其實只是報復心態。
就只是報復心態。
只是報復心態。
是報復心態。
報復心態。
報復。
心態。


去他媽的報復心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