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31 October 2012

絲惱煩千三


頭髮好長好長了,媽媽下令剪掉五寸,我搖了搖頭,把頭髮塞進領子裡,就是不剪。不懂為什麼媽媽總是這樣,我都已經二十二歲了,連留個頭髮的自由沒有。不曉得到了什麼時候我才能夠擁有真正的自由啊。再說,好不容易蓄了兩年多的長發啊,怎麼可能說剪就剪啊,捨不得著呢。

想起兩年多前因為一場打賭輸了,忍痛把頭髮剪短,那時候是那麼後悔莫及。只不過現在回想起來,那時候為什麼我會拿頭髮來下賭注啊?就為了一場羽球賽。哈,很傻。我永遠記得,在離開小島隻身來到這城市的前一晚,朋友幫忙辦的敘別會上,為了看李宗偉跟林丹對打,在那之前,大馬隊必須先贏了丹麥才有機會對壘中國。於是我不惜放聲說,只要馬來西亞贏丹麥,我就把頭髮剪短。結果那個晚上,丹麥輸給大馬,看見面子書上朋友們紛紛留言跟我‘討頭髮’,我就知道我的頭髮就這樣被我輸掉了。

記得下注的時候是五月,我把頭髮剪掉卻是兩個月後的事情了,就在堂哥結婚後的隔天。可是其實很奇怪,剪之前,我一點想賴賬的念頭都沒有(好啦,我承認我是為了慶祝單戀失敗);反倒是頭髮短了之後,看著鏡子中的男子頭才突然後悔起來。但也只能告訴自己,頭髮剪短了,再留就有啦。所以這個故事的教訓是,下次不要再亂亂拿頭髮當賭注了。

從小到大,小學到中學,我的頭髮都不曾長過肩膀,小時候的頭髮最長也是及肩而已。每次頭髮還沒來得及碰到肩膀,就會被媽媽捉去理髮屋,不然就是被婆婆捉去後院。突然想起,小時候都是外婆在幫我們剪頭髮的呢,突然懷念起那張疊得高高的圓凳子,突然想起跟姐姐猜拳來決定誰先剪頭髮的那段時光。很小很小的時候對剪頭髮這回事總是很新鮮,越發長大,只要聽到要剪頭髮,我們都會躲起來,哈哈。所以呢,我小學中學都是男子頭,中學念的是女校,頭髮最長只能夠留到耳朵以下的三公分,所以沒辦法啊。所以老實說,我中學畢業以後,最想做的事情就是留長發,嘿。(:  現在回想起來,如果兩年前我沒把頭髮給剪短,現在應該真的很長很長的咯。

於是我現在的長發真的是我左盼右盼,慢慢等等回來的啦。這期間,連修都沒有去修過,因為我害怕理髮店的人把它們給剪掉(每次我去理髮,理髮師都會幫我剪短很多 >"<)。真的捨不得把它們給剪掉,因為它們可以把我的大餅臉幫忙遮一點起來,騙過去,哈哈。每次只要聽到朋友跟我說“誒,你的頭髮變好長哦!”,我就會暗爽,娃哈哈!真希望老媽不要趁我睡覺的時候用剪刀一把就把它們剪掉就好了。:3

頭髮論發表完畢。周公急 call 咯,晚安。(:



Tuesday, 30 October 2012

犀利人妻-幸福男·不難


我要看這個,有沒有人要看啊?
/:

Sunday, 28 October 2012

準備展翅,然後飛翔。


你就快回來了,而我卻一點都不覺得興奮。
是旅行回來,讓我決定不再把你概括在我的未來裡;
抑或是在時間的推崇之下,也順便把你往我的心外推去?

我輕嘆一口氣,輕輕地,長長地。
好像暗藏的無奈會隨著嘆氣就這樣在空氣中消散。

是吧,外面的世界很遼闊。
我清楚地知道自己不甘被局限在只有你的框框裡。
外面的天空沒有你,卻顯然更精彩。
外面的城市沒有你,卻顯然更喧嘩。
似乎反而有你在,一切才更顯得寂寞。

原來一年了。


有人說,感激在愛情裡是沒有價值的情感。
這句話稍稍點醒了我。
才赫然記起這段時間你對我說了多少次謝謝。
而我總天真地以為謝謝背後或許還有隱藏的更深的意義。
其實並沒有,感激就只是感激。
如此單純。

天曉得我再次遇見你的時候會怎麼樣。
或許不怎麼樣。




我想飛,飛得高高遠遠地,無奈卻被思念的重量給牽絆。
於是我把想念你的心遺留在首爾了,故意不去領回。就這樣吧。(:

現在的我,準備做好展翅的姿勢。
然後飛翔。
(:

Tuesday, 9 October 2012

地球是不公平的,趕快回天堂去吧!


每天上下班巡迴著同樣的路線,每天重複著同樣的動作,難免會想很多。
對啊,腦袋放空的時候是最容易思考的時刻。

最近‘公平’這回事常常動不動就在我的腦袋思緒裡晃來晃去,不曉得是不是因為天秤座的緣故,我對‘公平’這回事特別敏感。這世界的事情看得越多,你就會越發覺得‘公平’在這世界上是不存在的。而我,正在努力學習適應和接受事實的當中。

跟朋友聊過這個話題,好像有點沉重,但卻是不得不承認的事實。你知道在這個世界上,只要有人在的地方,就會有意見不合,就會有糾紛。無論在哪裡,即使是看起來很聖潔的教會裡也一樣。人嘛,打從上帝造出亞當一開始,就已經賜了給他 preference 了吧,不然也就不會有所謂 freewill,也就是選擇的權利咯。

重點是,人被造出來的時候,早就被賜予審美觀,對美好的事情當然會比較中意。你長得漂亮,唱歌好聽,很有才華,就更容易交到朋友;你如果長得抱歉一點,性格古怪一些,又比較平庸,相較之下就會遜色了。這是亙古就有的問題,是有人群就會存在的問題,無論是在黑暗的斜角小巷,抑或則是富麗堂皇的前殿上。有些人很幸運,似乎受到身邊眾人的愛戴是垂手可得的事情,一挑眉就有關心的朋友前來遞上問候。有些人欠缺一點運氣,總需要努力地去交朋友,到頭來卻不比前者得來的青睞多。想替後者覺得無奈,但無奈又能怎麼樣呢?錦上添花的人多得是,雪中送炭的人現在已經不多見了呢。

在這個世界當中,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依然是要靠‘賺’的啊,根本不存在著公不公平。有些人只要靜靜站著,就會得到許多表揚和稱讚;而有些人花了一輩子在討好,卻什麼都得不到。套九把刀的一句話:『人生本來就有很多事情是徒勞無功的啊。』,說得還真好啊。

世俗常說的,教會常說的,“Don't ever try to be others. You are the best of you!”。說得很激勵,說得沒有錯,但很多時候,我是說 all the time,不是人家不做自己,而是做最好的自己也未必能夠吸引別人的目光呀,唯有努力地向別人看齊,然後逐漸戴上面具忘記自己。你說,幹嘛要吸引別人的目光?做自己樂得清閒不就好了?那你就敢敢做自己給我看,當身邊的人都自討沒趣往別的人群走去的時候,留下孤孤單單的你的時候,看你還做不做自己。

我看到有人拼了命學英文只為了跟同圈子的朋友能夠更融入,卻比不上別人會唱歌會彈琴的才華。我看到有人到處留下關心和愛,卻比不上別人的一句撒嬌和一個媚眼。我看到有人努力學習幽默,卻比不上別人的一句話。我看到有人努力對別人好,卻比不上別人的一頓晚餐。我看到有人的努力策劃,卻比不上別人的一個肯定的微笑。

看到太多太多,累積的無奈也太多太多啊。我只能搖搖頭,轉身離開。

當然不是在鼓勵欠缺運氣的人開始嫉妒開始羨慕。有些人總是生下來比較幸運吧,那或許就是他們與身俱來的禮物。不是每個人都擁有’人見人愛,車見車載‘的禮物哦,該是時候去挖掘自己擁有的是什麼禮物了。或許是一顆赤子之心,或許是一個能夠讓人心情好轉的微笑,或許你有傳達正能量的能力?嘿,記得,別羨慕,更別嫉妒。(:

感謝親愛的上帝讓在一旁觀看的我學得更多。是吧,洞悉身邊的人事物,需要更多的適應能力。我只能說,很多事情看得太透徹清楚,更需要時間和心態來接受。看得越多,我只會越沉默。一直在提醒自己,旁觀者絕對不可以八卦。是吧,調整心態,就禱告吧,為自己,為當事人,為大家。

其實在地球上本來就沒有公平這回事,不是嗎?耶穌為了所有帶罪的我們死在十字架上,本來就是個超級十分西北非常不公平的動作,不是嗎?公平都在天堂啦,我是認真的。所以上帝給的愛本來也都是不公平的,祂如果真的公平,就不會愛我們了,不是嗎?就學習不求回報的愛吧,那才是真的。(:





我說,親愛的你,別再為了討好別人而拼了命做扭曲自己的事情,好嗎?
真正值得人,並不需要去討好呀。(:

Monday, 8 October 2012

十月初·打雜

這個週末的這城市給我一種像是回到小島的錯覺。

還記得上個星期五,好不容易等到了下班,馬上飛也似地,收拾東西便離開那個我原本就不很喜歡的辦公室。十分鐘後,我出現在輕快鐵站,今天的輕快鐵裡特別多人。自從換了新手機之後,我也跟著成了低頭一族,默默地把玩著手上的小玩意兒,懶得再去理會身邊種種膚色的人潮。

在還有三站就到家的時候,接到聞賢打來的電話,說 Marcus 現在人在 KL,問我要不要一起吃晚餐,我想都沒想,二話不說便答應了。於是在下一站下車,再回頭往 KLCC 方向出發。我們約在最底樓見面,他們竟然沒辦法認出戴著口罩的我,好吧,那是因為我背對著他們。然後我們走到 Pavillion 去,因為Marcus 說他想吃旺角。

分別點餐了之後,話匣子一打開便再也關不上了。如果上個星期五你有路過 Pavillion 旺角,應該會發現最角落的落地窗旁坐著三個滔滔不絕的年輕人,小聲說,大聲笑。原來 Marcus 這一趟下來是為了要應徵,希望一切會順利吧。而聞賢剛好也應徵了四份工作,有三份已經決定錄取他了,而他推掉了兩份,接下來應該會在一家大型房地產公司開始他的會計生涯了吧。他總是能夠那麼標清,不管在哪個領域,也希望他能夠順順利利吧。然後聊聊我們的過去,感嘆我們的現在,開始期盼我們的未來。

結果我們在旺角一坐就坐了差不多四個小時,原本打算回家小休一陣子,等峻佑下班後再趕下一攤的,無奈話太多講不完,要離開的時候才發現原來已經差不多十點半了,剛好也到了峻佑下班的時間,就直接走到 Lot 10 去會他啦。

之後峻佑把我們載到他住的地方去,說是要等專選。那個晚上其實是我第一次看見專選,不過他人很和藹,所以感覺很親切,或許都是小島來的緣故吧(他好像是 mainland 來的)。接近半夜的十一點半,專選開著峻佑的小藍把我們載到藍盒子去,到那裡剛好十二點,距離打烊剛好兩個小時,足夠我們唱。

凌晨十二點的藍盒子裡的某個包廂內,好像時光機一樣,彷彿把我帶回從前,那個在小島上我們會一起瘋狂的日子。我的喉嚨隱隱作痛,但是坐在他們中間看著他們跳躍著,聽著他們狂飆歌,就覺得很滿足。彷彿大家都不曾改變,彷彿回到了那時刻。或許改變的不是我們,是這世界吧。

感覺無論這幾年,在不同的領域中,社會把我們磨練和塑造成什麼樣的人,只要再聚在一起,大家就會恢復以前的相處模式,所以我們從來都不會對對方覺得陌生,熟悉感一直都存在著,即使是在三百多公里外的這城市。不曉得是不是十年以後的我們再次聚集在一起的時候,都還是會回到那一年的十八歲? (:

那天即使好累了,卻是溫馨的。原來我的朋友們並沒有把我忘記。(:





星期六晚上,托大姐的福,我們有免費的演唱會可以看。那是『買冰淇淋給你慈善演唱會』,我是衝著韋禮安和陳威全去看的,結果也順便看了郭靜、叮噹和齊豫的現場。雖然演唱會的音響懶得可以,但是眾歌手的魅力依然無法擋啊。更重要的是,我享受跟朋友一起 high 的時刻。(:


=============================================================



當了近一個星期的病貓,同事都說我怎麼好像常生病,我其實也很無奈啊。/:

其實病了好痛苦,尤其喉嚨痛的時候。你知道一個喜歡唱歌的人在聽著自己喜歡的歌的時候,卻不能夠跟著大聲唱的那感覺嗎?還有星期天主日崇拜的時候,我想大聲唱出父神對我的愛,想大聲唱出我對祂的愛,卻唱不得。那感覺,除了無奈,還是無奈。

沙啞的聲音弄得我連說話都懶惰,所以今天在辦公室裡的話很少。大家都在聊八卦,我很忙似地低著頭把玩我的手機,聽著我在韋禮安黃昏音樂會錄下來的現場錄音。非常想逃離充滿八卦的是非之地,沒關係,再兩個月就好。

喉嚨還在持續發炎中,我禱告來自天堂的醫治能夠馬上把我所有的疼痛都消除。不想再過著吃藥和有歌唱不得的日子了。/:






p/s:倒數潛逃的日子,五天。(:

Monday, 1 October 2012

Freedom


原來我最自由的地方,竟然是你離開之後的這城市。
The place i own the most freedom is in this city, where you left me here alone.


=====================================================

當飛機起飛,再在另一端降落的時候,
我們便隔了好大一片洲洋。
沒有所謂難分難捨,沒有所謂牽腸掛肚。
而,你又再一次對我說不了。
我只有沉默。

#我沉默不代表我不痛



我要學習更勇敢一點,即使沒有你,也要活得很美好。
要活得更美好。

這個月,我們各自精彩吧。
噢不!接下來的我們,就各自精彩吧。








p/s:把自由還給自己,不再被束縛,不再被俘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