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7 December 2012

2012-12-17: 我不難過。


沉重。今天低落了大半天,因為被放了好大好大一架飛機。說好的十一點出發去唱歌,飛機師十一點十四分才發簡訊來說沒辦法去,你說我該生氣嗎?還在我從外頭趕回來之後才告訴我,我沒事幹嘛把自己搞得那麼累啊?所以你說我該生氣嗎?再說,我等這一天等了一年多,卻還是沒等著,你說我該難過嗎?

所以我哭了大半天。

反正人生本來就有很多事情是徒勞無功的啊,不是說努力過就會得到相等贏得的回報,尤其是感情這碼事。該做的都做了,甚至不該做的也都做了,就是沒辦法改變些什麼,是無奈,但還是要放手。因為縱然再緊握,也還是會失去的。愛情是這樣,友情也是這樣,只要一方面付出得比另一方面多,就會失去平衡點,槓桿就不會再支撐下去,就會倒塌,全部。感謝主,還好親情不會這樣。

剛才收到簡訊的時候我正準備下樓,結果電梯門開了,我站在外面發呆。下樓也沒用了啊,我在走廊上站了五分鐘,決定還是下樓去,順便為手機加額吧。然後我坐在走廊邊發呆,就是不回家,因為我知道回家一定會哭的。有朋友路過看到我,還好心問我要不要一起吃午餐,我揮一揮手,讓她離開,說不要理我。結果晃了半個小時實在沒有地方去,只好回到十八樓。前腳才踩進家門,眼淚就不聽使喚地掉了下來。

一個人哭著哭著,哭了又停,停了又哭,哭得累了便想睡了。窩在床上卻怎麼都睡不著,決定還是出門去吧,難得假期何必把自己搞得好像怨婦一樣呢?無奈出門的時候天空趁勢飄起了細雨,灰灰的。我截了的士想去附近的商場,司機叔叔很健談,一直逗安靜的我說話。原來我們來自同一個家鄉呀,叔叔說他來到這城市已經四十年啦,也好久好久都沒有回到小島去了,為了生計,無可奈何呢。在這麼一個寒冷的天氣遇到同鄉,多多少少讓我感到溫暖一些,心情也比較好了。

我一個人閒晃著,從最左邊晃到另一端,再從另一端走到這一邊。之後還是決定去看電影,結果我買了 Breaking dawn 的戲票,單座。將近開場時間,我便到 hall 裡去呆著了,只有我一個人。時間越靠近,人也陸陸續續進來了,但整座電影院才只有不到十個觀眾,空蕩蕩的,很冷,是因為這部電影就快下映了的關係吧。電影不錯,我喜歡結局,沒有不想看到的悲劇,也沒有太慘不忍睹的大屠殺,挺圓滿的。我本身不是 twilight 迷,所以沒有太多感言可以發表啦。

之後聞賢出現了,我們一起吃了三文魚意大利面當晚餐。才突然記起那是我今天的第一餐,原來難過可以讓人廢寢忘食,連餐點都忘了吃。也好,就當減肥吧。

有時候真的覺得自己傻得好天真。一味地催眠自己,自我安慰,最後還不是得個吉。當身邊更多朋友殷勤地邀約說要好好敘別的時候,我竟然在為一個壓根兒不在意我的離開的人難過,而且還花了大半天時間在哭,我是腦袋有問題嗎?哭過後的雙眼因為被眼淚洗滌過,於是變得更清澈,於是讓我看得更清楚。其實從頭到尾說穿了,也只是我不甘心,而已。

別傻,更別天真了,好嗎?






p/s: He asked me to let go, cause He doesn't want to see me cry anymore.
p/p/s: 對了,現在的我很好,不要擔心啊。

2 comments:

  1. 哎哟不哭不哭
    这次换我说,big girl dont cry =)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