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4 August 2011

很熱。

再怎麼迷濛的狀況中,依然會有個出路啊。
雖然出路可能看起來並沒有比周圍清晰多少,但是只要仔細尋找,終究會找到的啊。


於是我在迷濛中努力地瞇起原本就很小的眼睛,想要突破重重的霧層,找到出去的出口。
我知道我是蒙福的啊,一直都是,所以出口原來一直都離我在不遠之處。
其實並不需要花費多大的力氣去尋找。

想抱著相機跑完這城市的角落的念頭無緣無故湧上心頭,就在剛才跟弟弟逛茨場街的時候。
其實這城市也有很多很多應該被鏡頭捕捉下來的美好畫面呢,赫然發現的。
就像小孩子成功騙到一條冰棒後開心的笑容,又或者是車站最角落正在跳來跳去的小麻雀。
都很美啊,哈。

有時候人真的可以在一夜之間就長大好多好多,像現在的我。
然後又怕自己老得太快,結果自己任性地拉著時間的尾巴,以為這麼做就能夠把它拖得慢一些。
所以拖時間就是這個意思啊原來,太天真,太任性了呢。

想盡情地享受一個人的日子呀,再過幾天,就得回到跟別人同房的日子了。
還真的有點擔心自己這陣子隨性慣了,會沒辦法適應群體。
早就習慣了那種回到宿舍的空蕩感,早就習慣了沒人等門的獨自生活。
早就習慣了每天聽自己手機的鬧鐘起床順便沒人吵我賴床的日子,早就習慣了早午晚餐要自己解決。
早就習慣了面對筆電沒人在身邊唧唧咋咋的生活,早就習慣沒有人催我要早點睡覺。

還是第一次就要跟完全不熟的人同住一個屋簷下了,少少擔心吧。
跟不熟的人住在一起表示我要很友善很善解人意很有耐心很整齊很有條理。
好吧,那就把任性收起來,固執收起來,鐵齒收起來,放肆收起來,黑臉收起來。

考試終於走到近尾聲了,剩下最後一科,也是我完全沒有準備到的一科。
只想趕快考完,然後趕快回家。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