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3 July 2012

想家。


前幾天才從小島回來這城市,現在又想家了。沒辦法,回家才那區區的兩天不到,還有跟媽媽小吵的畫面在迴盪。總覺得那麼短暫的在家的時間,拿來吵架真的很浪費。其實會吵起來也是因為姐姐和我有開夜車回這城市的打算,爸媽都覺得危險,說我們怎麼不為自己的安全著想,說我們長大了卻還如此任性。我知道他們是擔心我們的安全,希望我們趕在天黑以前就回到這城市,畢竟天暗暗的,要開車比較危險。而我們想的卻是難得回家一趟,怎麼樣都想爭取多一點跟家人相處的時間啊。還好之後我們都說好了自己的立場,才不至於繼續僵局。

回到小島的二十六個小時內,花了四個小時在醫院陪阿嬤,四個小時在外婆家順便吃晚餐,兩個小時去逛了剛好小島政府辦的文化節,兩個小時跟父母聊天,一個小時跟家人吃早餐,剩下的十三個小時花在開車和睡覺。好匆忙啊。

這次回家的目的是為了病重的阿嬤,上個星期接到媽媽打來的電話,說阿嬤進了醫院,貌似情況不怎麼樂觀,要我們抽空回家一趟。於是我向學校請了假,姐姐也跟公司申請假期,然後回家。三個多小時的車程後,家都沒回便直接去了醫院。站在病床邊,心裡一陣刺痛。

阿嬤變得很虛弱,應該說,原本因為年邁看起來就很虛弱的她變得更虛弱了。看著她身上的許多插管,心裡又一陣痛。小姑有在,說我們可以幫阿嬤按摩,讓躺在病床上沒什麼動彈的她血液循環。於是我和姐姐小心翼翼地,輕輕按著阿嬤微腫的手腳。按著按著,她卻喊疼,使得我不敢再碰她一下。看著她時不時便突然被疼著的樣子嚇著,心疼,卻無能為力。

我想起爺爺。

站在病床邊,我靜靜地禱告,祈禱上帝能夠聽見,並在阿嬤身上動工,讓她免於身體健康備受損壞的痛苦。來不及跟阿嬤多說些什麼,我想說,但她聽不懂。她漸漸聽不見我們的對話了,即使想像平常那樣跟她聊天也得提高聲量,否則她聽不見。

離開前,阿嬤問我們什麼時候會再去看她。姐姐和我一時之間都不曉得該怎麼回答。不忍說短期內不會再回小島了,深怕她會覺得失望,只好敷衍著說有空就會再回去看她。然後看見她佈滿滄桑的臉頰上露出一抹淺淺的微笑,離開才覺得安心些。

一切都會安好的吧,我相信。因為有上帝在,我相信。





*照片攝於檳城小島,姓周橋。

2 comments:

  1. 阿嬷会好起来的,不要太担心了 =)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