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8 July 2012

2012-07-17 灰。

『走,吃冰淇淋去。』我對自己說。

又回到了小島,一個星期之後。

一大早烏云密布,灰色籠罩,不是個好天氣。今早才剛到公司沒多久,便接到媽媽打來的電話,說是阿嬤狀況突然變得很緊急,已經被送入加護病房了。才掛沒多久,手機油響了,是爸爸,跟媽媽說著一樣的話。聽完電話,我愣愣地走回辦公桌旁,愣愣地看著電腦熒幕,思緒突然變得空蕩。

怎麼會這樣?前一晚才跟媽媽通過電話,她不是才說阿嬤氣色看起來有比較好嗎?然後傳封簡訊給姐姐,我想,她應該還沒有收到消息。果真。沒多久,媽媽又打了電話過來,她說阿嬤已經被送出醫院了,正在回老家途中,要我跟姐姐商量,請假回家,說希望我們趕得及見阿嬤最後一面。

我更愣了,完全不懂該怎麼反應,這一切來得有些突然,雖然我早已有預感。然後在辦公室裡開始魂不守舍,東張西望,發呆。大約兩個小時後,再次接到媽媽的來電,我知道結果了。

『阿嬤沒有了。』她說。

我當下的反應是,來不及了,可惡的來不及。之後告訴姐姐最新消息,我猜還沒有人告訴她,果真。然後安排好工作上的事情,交代完所有,請了假。原本上司還一副不願意放人的樣子,我睬你都傻,該做的我都做了,不該做的也都做了,你還想怎樣。於是我趾高氣昂地交了請假表便轉身走了。等我回公司再跟人事部理論,聽說我的喪假是要從年假扣除的,什麼道理?!

之後直接回宿舍整理,搭著輕快鐵的一路上,眼淚不斷不斷地淌下,我知道很醜,但就是沒辦法控制。接著也沒休息便一路趕回小島。還好沒塞車,只是一路上的雨下得好大好大。是在為阿嬤哀悼吧,我是這麼想的。所幸趕到的時候,阿嬤還沒被放進棺木裡,躺在四年前爺爺離開我們的那個角落,同樣的位子,同樣的姿勢。還好我們還來得及為她扣上壽衣的鈕扣,戴上一些假首飾,摸摸她的額頭臉頰,還有冰冷不再有溫度的手。

難過,我好難過,大家都好難過。

只希望,阿嬤能夠安息。



8 comments:

  1. 该来的总会来,该走的也一定会走。
    剩下来的,请加油。

    ReplyDelete
  2. 好好的难过一场,然后振作起来,不要伤心太久,你阿嬤依旧活在你心里的。
    我也为你阿嬤哀悼,虽然我们只有过一面之缘,她慈爱的笑容永远在我记忆里。

    ReplyDelete
    Replies
    1. 你看過的應該是我外婆啦。

      Delete
  3. 可是我听见你叫她“阿嬤”!
    去年十一月我到槟城interview时候啦!

    ReplyDelete
    Replies
    1. 哦哦,我們一起去吃晚餐的時候。
      對對,我阿嬤。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