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3 September 2012

旁觀者


昨天歇斯底里地吶喊之後,並沒有像預期般地鬆一口氣。
我知道還有未完成還需要被時間蒸發。
而我知道那或許還要好幾天,甚至好幾個星期,甚至好幾個月。

一直都自以為我很好。
但我不曉得的是,原來我竟然把自己都騙過去了。
只有父神才知道我到底有多不好。
也只有祂知道要怎麼樣去把我變更好。

上帝說,我是一個聽話的女兒。
我要開始重新用心聆聽祂的話語,不再那麼任性。
上帝說,我是一個不懂得抱怨的公主。
我要開始重新評估自己,不再那麼憤世嫉俗。

我還要認真扮演好一個旁觀者的角色。
親愛的父神知道我內心最想要的是什麼,於是給我選擇成為那樣的人。
感謝袮,總能夠那麼懂我。

對不起,如果這陣子的我讓袮操心了。


==================================================

想找些事情來做,例如打打羽球,游游泳。
想為九月填上橘色以外的一些色彩,想為九月做些除了考試之外的事情。
換句話說,我想為自己在剩下的日子裡,在這城市留下些什麼,哪怕只是記憶也好。

無奈很多時候早已被排除在外。
才驚覺原來這城市沒有我的容身之處。

我突然想起我該扮演的是旁觀者的角色。
旁觀者應該是不參與其中的,應該是置身事外的。
就像看著鏡子般,我看見自己,但卻也很清楚的知道我並不屬於鏡內的世界。

是的。
旁觀者。


===================================================


2 comments:

  1. 然後,我也想要放肆的大喊。
    很想要跳出深潭,若無其事的看著潭中事。
    但是,跳出來需要勇氣,尤其是,當自己非常捨不得潭中的風景的時候。

    ReplyDelete
    Replies
    1. 有一種突然被刺中的感覺。
      (: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