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8 June 2013

亂寫一通。


高塔上的你是什麼情懷?
事實證明了,我是對的。

老鷹終究還是說了“我們不會一起生活一輩子”這句話。像一記打在臉頰上的耳光,開始醒悟。我有一個會誤把現狀當成永恆的壞習慣,總覺得一切都會像這樣一直演下去,卻忘了很多事情都有它的時限,包括我現在活著的這個軀殼和生命。

總是改不過來,那個愛胡思亂想的毛病,是典型那種有也煩沒有也煩的病態煩惱症候群。其實我也很無奈啊,誰喜歡有事沒事總愛想些有的沒的來嚇自己啦?所以相信我,我也不想的。存在這種愛亂想的狀態,我也好茫然,我漸漸變得不懂該如何面對。即使假設過很多可能性,但我敢打包票事情發生的時候,我肯定還是會不知所措不懂得該怎麼面對。我打從一開始就不會面對。-.-

今天跟朋友聊起了,人越長大就越怕死。是窩,一點都不假。舉一個例子好了,就好像小時候,我們都會翻筋斗,一點都不怕痛,去哪裡都要翻一翻。我小時候還會跟姐姐弟弟比賽看誰翻得最快翻得最遠,朋友說,她也是。只是好像隨著年紀越來越大,就開始不翻筋斗了,是因為怕痛怕暈吧,所以我差點忘了自己原來會翻筋斗。或者更貼切的說法,我壓根兒忘了要怎麼翻筋斗。*乍舌

是不是越長大就越忘了要怎麼快樂?小時候翻筋斗的樂趣已經滿足不了現在的自己咯。以前愛看的蠟筆小新也再也沒辦法取悅現在低落的自己,我記得我以前看蠟筆小新都會很開心的說。野心大了嘛,連幼稚的本錢都也給賠掉了。是啊,再也沒有幼稚的權利了。對不起,住在我心裡的那個小孩子,妳就快被塵封了。


呃,我突然忘了自己要寫什麼。


最近性格變得有些古怪,是因為考試成績快出來的緣故嗎?我覺得我開始語無倫次了。考試前壓力,考完試後也壓力。我不敢想像拿到成績的那一刻,我該怎麼反應,完全不敢想像。也不敢期望,我怕我會哭,雖然這次考試所放進的是前所未有的努力,但我沒有把握。真的很想快點把這個 period 過掉,快點過掉啦,快點快點快點快點快點快點快點,快點過掉。

最近在為夢想計劃,想看看有沒有實現的可能。我如果說我夢想出一本書,你會不會相信啊?呵呵。就算是自資的也好啊,真想嚐嚐那種看著自己的書放在書局裡書架上等著被某某買回家的心情。不是為了虛榮,只是想出書,就是如此單純。I know I am not there yet,但九把刀說,說出來會被嘲笑的夢想,才有實踐的價值。所以你們儘管嘲笑吧,笑越大聲越好,哈哈哈,那我就會更有去實踐的動力啦。

哈哈哈,我以前還夢想過要領諾貝爾文學獎咧,但是後來知道要對文壇作出具有理想傾向之類的貢獻才有可能角逐諾貝爾文學獎後,就打消了這個念頭。我沒什麼偉大的理想可言,爬格子純粹只是興趣和喜歡和閒來無聊,所以,諾貝爾,再見啦。

只是有時候還是會想念以前領文學獎的時刻啊,雖然只是贏過那兩個獎項。:O

只怪我已經寫不出那樣的韻味了,文筆到了瓶頸,然後下滑了。我靠的是靈感,沒靈感就啥都寫不出,誰叫我不是專業的筆者咧。而且,靈感已經離我好遙遠了。回看這幾年自己寫過的文,要找到一篇自己愛的,都難。連自己都不喜歡了,要怎麼去讓大眾喜歡?呼。只是我還是很喜歡聽見指尖敲打筆電鍵盤的聲音。寫部落文還是我目前很愛很愛的消遣啦,管他有沒有人喜歡咯。

十二點了,其實還很早,但明天有個到倫敦股票交易所的 study trip,早上六點三十分要到學校去報到,我還剩下不到六個小時的睡覺時間,所以不早啦。

於是,晚安咯。(:

2 comments:

  1. 我向你预订,你写的第一本书,嘻嘻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