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1 October 2011

打雜

Burdensome, it seems like things are going wrong and wrong.
Have to get them right.

================================================================

我不懂,最近一连串莫名其妙的事情好像沙爹串一样不停地串过来,我的脑袋的吸收能力不及胃袋的,所以没办法消化。
很多时候,不被我认为是问题的问题在经过别人的思想过滤之后,就会好像被放在显微镜下的微生物一样,突然大了好几百倍。
然后就会出现了所谓问题衍生,到最后连我自己都没办法站稳脚,会开始怀疑自己就是问题的根本。
我不懂,我真的不懂。

抛开那些暂时不去想,这几天下来,跟室友几乎每一天晚上都会聊上一阵子。
这将会是我的新习惯吧,因为她需要聆听者,刚好我的耳朵可以免费出租。
其实会开始觉得自己其实是幸运的,至少比较起来,我的家庭是幸福多的。
每次听室友提起家里,说她的父亲洗肾的痛苦,还有家里会发生的一些事情,就会默默替她觉得无奈。
每次听她说完之后,就会想替她祷告。
而事实上,我能做的也只有祷告了,唯有把一切交给亲爱的父神。

当然也要为自己的正能量祷告啊,绝对不要被太多的负面情绪影响了现在的自己。
我要扮演那个将正面情绪传达给室友的人,而不是被她的负能量影响的人。
主啊,赐我抵抗负能量的抗体呗!

回到生活,最近的生活貌似有点偏离重心了。
真的觉得我的时间要好好规划才行,太多太多的未完成,太需要好好完成。
这学期,目前为止的未完成有:
- 吉他 (我想快点学会,然后可以在小组里侍奉)
- 一份个人 assignment
- 两份小组 assignments
- 一个期中考
- 还有大概十一个星期后的大考 (三科)

想在这个学期把更多的时间留给神,我需要更充裕的养分来成长。
一直觉得自己在神的国度里还只是个牙牙学语的婴儿,还有很多很多有待去弄懂。
也意识到该是更成长的时候了,我知道现在的自己除了要好好照顾自己之外,也要把主内姐妹给照顾好。
除了要确保自己拥有足够的养分来成长之外,也要定时为还在泥泞里的小种子浇水和施肥。
我了解这是成长的另一个阶段,不敢保证我会把工作做得很完美,但我会尽自己所力做到最好。
*为了那收割的黄金时刻。

=========================================================================

今天有种想马上飚回家的冲动。
好想好想家。
*原来我还是那个依赖妈妈的小孩子呀。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