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1 September 2011

2011-09-11:奔喪

昨天凌晨回到小島一直到現在,天氣不曾放晴過。
雨下不停,細細地,好像會永遠這樣一直下下去一樣。
真是個容易讓人憂鬱的天氣啊。

整場喪禮,細雨綿綿,讓在場的親人都情不自禁地哭了起來。
尤其當伯母的棺木被蓋起來的時候,手上拿著鮮花的大家都哭了,除了我。
我很難過,但是我沒哭,因為我知道睡在裡面的她只是沉睡了。
當耶穌再臨之日,我們會在天堂相見的。

我很識趣地走過去 Mary 姐姐身邊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後告訴她:We will see her in Heaven.
順便給她一個微笑。
出生在天主教家庭的她不太習慣我們家傳統的佛教喪禮儀式,航威哥哥也沒有空陪著她。
而她算是我除了自己的姐姐弟弟外,第一個坦白說自己已經是基督徒的人。
還記得我跟她說的時候,她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說還好她並不孤單,還好她不是一個人。

在去火化場的路上,她坐在我隔壁,我跟她聊起了關於伯母的救恩。
把過程完完整整地說了給她聽,然後她哭了,接著我們兩個人輕拍對方的肩膀,相視而笑。

沒有太多多餘的禮節,喪禮很快就結束了。
一路上的我們都很沉默,直到回到家裡。

媽媽一面做家務一面跟躺在床上看天花板的我聊天。
她說,萬一有一天她有什麼意外,記得要用客廳裡的相簿裡的那張她很喜歡的照片,不然可以用爸爸的皮包裡那張她十八歲的時候拍的。
她說,要記得她是器官捐賑者,所以萬一真的發生什麼事情,最好把她身上所有可以拿去救人的器官都捐出去。
我怔怔地看著她,她倒是說得輕鬆啊。
她說,就是怕像伯母這樣的事情會發生,有些事情還是早點交代比較好。
我還開玩笑地問她,那妝要怎麼化,眼影要用什麼顏色,她說這個隨緣就好。
然後我繼續耍白痴地跟她說那我也要快點想好萬一我有什麼三長兩短的話要用什麼照片。

但其實我更想說的是,我們一起去天堂吧,不管誰有三長兩短都好。
但也只是想,我就是該死地沒有說出口。

我看著喪禮上在場的所有人,每個面孔。
好想把他們全都從惡魔的手中救回來啊,全部。
只是到底該怎麼開始呢?
親愛的父神啊,請你教教我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