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30 May 2013

2013-05-29: 不正常。


習慣了問題找不到解答
自己跟自己對話
到底是不是我不正常?


好久好久都沒聽老蕭唱歌了。
突然回憶起去年直奔雲頂看演唱會的那時候。
他的最新專輯我還沒來得及買,就已經來到了伯明翰,所以專輯裡的新歌我會的沒幾首。
最愛的卻是這首『不正常』。
唱得很貼切生活。

今天很大部分時間都花在瀏覽別人的部落格,窺探別人的生活。
(誒,我絕對不是變態偷窺狂。)
只是太習慣了透過文字知道別人的故事,了解別人的近況,還有過去。
我一直認為,一般情況之下,文字是最不會欺騙人的東西。
(雖然我很常都在用文字來隱藏些什麼。)

原本想去送機的啊,無奈沒去到機場。
但把 Alex 和美芳送上去機場的車子也就夠啦,意思到了就好,嘿。
他們兩個是我們來到伯明翰之後,認識的頭兩個新朋友,是 Peter 的前室友。
他們給我的印象就是很溫暖,
因為在我們冷得快要死掉的時候很好心地把多餘的棉被和枕頭讓出來拯救我們。
然後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他們就遞來了不少很有用的日常用品。
所以他們很溫暖,我常說 Peter 交到好朋友咯。(:

雖然才認識不到五個月,見面次數其實也不很多,但跟他們很能夠聊得開。
(因為大家都夠三和夠八,簡稱三八啦。)
所以認識他們可以算是在伯明翰賺到的第一份禮物吧。
只可惜,相處才那麼短時間,就到了說再見的時刻。
×散場的擁抱×

反正人生就是充滿了別離吧,再見說多了,也變得不再那麼難啟齒了。

回想起飛機起飛前那十分鐘接到他們的電話,隨便哈啦了幾句,然後就掛了。
It's a real goodbye,該死的 Alex 臨走前竟然還不忘虧我是飛機場。-.-

現在的他們應該在飛往迪拜的飛機上,一路順風吧,就。
馬來西亞見好了。(:


趕了一陣子報告,上網看了一些資料,依然毫無頭緒。
不曉得有什麼東西可以寫,沒進度。
下定決心想把這份報告做好啊,我有信心這一科的考試我考得很不錯。
絕對不可以讓報告把 grade 拉低了。

Pret-A-Manger 的 supply chain 和 capacity management,我勢必把你們都幹掉啊!
然後就要專心面對 Dissertation,全力以赴拿個 Distinction 然後回去 claim 我的 souvenir?
LOL.

2 comments:

  1. 不知道要说什么,那,我等你回来好了 =P

    ReplyDelete